中國失業率的真相

台灣安保協會理事長、台灣大學名譽教授

 

馬英九政權和在台灣的中國系媒體一直鼓勵將台灣的經濟體與中國的融為一爐,達到「終極統一」的目的;故馬執政20個月未見努力在國際上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卻一意孤行要與中國簽訂「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喪失國家主權,本刊在第10期曾經刊出陳國雄著「兩岸經濟合作架構(ECFA)的檢討」,提供讀者參考。

中國統計數字的信憑性

自去年起,國際上評估中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將在今年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位而僅次於美國;但這成為馬政權與親中媒體宣導ECFA的好材料,卻罔顧近年來中國股市的泡沫化、外匯存底對投資的損失、對外輸出的鈍化、和2008年已在若干都市發生不動產泡沫、崩潰的情形 ;這些情形,都足使台灣警惕;不宜與中國經濟打成一片。何況中國的統計資料缺乏可靠性,根據沈才彬最近在日本出版的一本書指出:中國的統計資料一向缺少信憑性與精確度,且其計算方法異於美、日、歐,其正確性不及先進國家。問題在不正確的統計,會影響一個政府決策的錯誤 。但中國的這些問題,在馬政權和它的黨都不曾有人開口向社會各界提出警告,一意孤行,捏造和中國經濟裸纏的「好氣氛」。這不應是一個政權對國家和人民的正當行為。

隱瞞人口數的企圖

中國的統計資料,不僅是GDP的正確性出了問題,要對中國的都市人口、農村人口、國民所得、甚至是失業率的考察,也都難有正確的數值。原因是中國隱瞞中國的總人口數,故國內外的專家經常依據的是其2008年末宣稱的13億2802萬人。

依據袁紅冰在《台灣大劫難》的說法:「據中共民政部高級官員透露,至2005年止,中國的實際人口為十五億三千萬。中共官方公開宣傳的中國人口數量至今還是十三億餘人。中共不願公布真實的數字,既是為証明其計劃生育的國策取得了偉大成就,也是為避免中國真實的人口數量引起世界的恐慌。」按:2006年世界的人口數是66.7億人,若以中國人口數15.3億計算,佔世界人口數的二成三弱,甚是驚人。將來中國將發生嚴重的糧食危機。

被詬病的戶籍制度與剩餘勞動力

那麼中國的農村人口到底有多少?又多餘的勞動力有多少?這要從中國的戶籍制度說起。中國的戶籍制度是一種身分制度,分作都市部與農村部;兩者的社會保障、土地所有、納稅、教育、甚至醫療都不同,農村部的人是被歧視的三等國民。(第一等人是中國共產黨的權貴。)

農村部的人口據袁紅冰的說法:「中共民政部的一份保密的調查報告稱,中國的十五億三千萬人中,十二億五千萬生活在農村;其中五億左右的人口為『多餘勞動力』,即有限的農村耕地無法容納的勞動力。這個龐大的悲劇性族群構成了中國『農民工』的概念。」

據此說法加以換算,農村人口佔總人口數的81.7%,而「多餘勞動力」竟然有5億人左右。

「農民工」的歷史源流

「多餘勞動力」的人數,在許多海外的著作中常作1億5,000萬人;但袁紅冰透露竟是5億左右。這些剩餘的勞動力成為「農民工」的來源。

所謂「農民工」一方面是「農民」,同時是「工人」,這是矛盾的概念,但只以農業無法糊口。農民工離鄉背井到都市打工,一時允許在都市居住,但戶籍制有別,不得在都市定居,終究要被遣返。

農民工就是歷史上的「流民」,到處「就食」。流民覓食不得結果,會成為「盲流」,流竄各地。中國的朝代帝國常因此而滅亡;中國共產黨以所謂「農民革命」起家,但奴工般的被剝削之「農民工」支撐中國共產黨政權。

1983年的『中國憲法』的「序言」說:「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實質上即無產階級專政,得到鞏固和發展」。確實工農階級成為共產黨政權的墊腳石,打下基礎,造就共產黨的「新階級」,工農則轉諸溝壑。

GDP與「保八」

那麼有龐大人口數的中國,到底失業人口和失業率有多大?首先看國內生產毛額(GDP)與失業人口數的關係。根據上引沈才彬的作品,中國經濟成長率在2007年達到頂點的13%。但2008年第四季跌到6.8%;2009年的第一季是6.1%,大為滑落。故中國喊「保八」,即至少維持8%。原因是GDP少1%,失業者增加800萬人;但如上所述,中國所發表的GDP成長率並不可靠,而全國失業者多少,從來不公佈。

「失業率」不包括嚴重的「農村部」人口

中國公佈2008年的失業率4.2%,「登錄失業者數886萬人」。三橋貴明在2009年11月發表的著作 計算:

「失業者數(886萬人)÷勞動人口」=4.2%;由此公式而逆算過來,知中國勞動人口只有2億1000萬人;但(一)不可能以如此的勞動生產者養十多億人口;(二)這數目是有「登錄失業者」,但未去登記者不在此內,故真正失業者多少,並不知道。

更重要的是,(三)中國所公佈的失業率指的是「都市部」,龐大的「農村部」之失業率不在內,而從來沒有公佈。此關係中國的戶籍制度已如上述,農村部的廣大群眾是被差別忽視的。這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的實況。

(四)中國的社會科學院發表的都市實質失業率達到9.4%,是中國政府發表的「登錄失業率」的二倍以上。

中國的失業狀況因地域有嚴重的差距,由「沿海部」愈向內陸愈是嚴重;依照社科院的說法,「中西部」的失業率早已超過10%以上;現實上,與美、日、歐之失業率匹敵。

以上所說的,是2008年的情形。但2009年4月中國所公佈的2009年第一季的都市部登錄失業率是4.3%,情形「惡化」。

「農民工」失業個案的研究方法舉隅

以上所說的失業率只是針對「都市部」的考察,但僅是有「登錄」者而已,至於「未登錄」者與都市部的失業總人口數只能用估計的情形。

至於「農村部」與「農民工」失業的情形,只能用地方局部的個案研究、或加以綜合推測。茲介紹兩個實例,作為研究方法的樣本。

2009年4月沈才彬為調查「農民工」失業的情形,赴上海、寧波、廣州、深圳考察。他舉東莞市為例。有東莞市戶籍的人口175萬人,但以打工為主的外來人口超過1,000萬人,是戶籍人口的6倍。2009年初,東莞市有數百萬人口失業,但看政府統計無法知道。

沈氏的調查之一,是看手機與電話公司的解約數字。中國最大的手機電話公司Mobil China在東莞市的解約數,在2009年農曆正月的數目比2008年末,是200萬人。可見打工的「農民工」在春節回鄉,不再回來。這顯示失業的實情。

另一例是垃圾的量。「農民工」居住地區之垃圾量,2009年2月末比2008年的減少一半,由此可知一半的「農民工」回鄉,說明中國失業問題的嚴重。

筆者舉這兩個例供參考,是鑑於馬政權與一些有意誤導台灣人民,使之誤以為中國的景氣一片大好,而誤中了先以「經濟統合」之引狼入室之陰謀,相信「口號政治」而欠缺著務實之考察、以及考察方法,而致被出賣。

後語

中國的政治制度、社會制度、經濟制度、甚至文化,都與台灣儼然不同;或有抽離其中一個因素要証明台灣與中國相同,顯然背離生活文化的實際層面。譬如要說,中國的佛教、儒家文化與台灣相同,其實中國的這些因素已經被中國共產黨改造過;與其以台灣與中國相比,還不如與世界其他國家比較來得恰當。這是因為台灣的近代化遠超過中國,特別是中國的政治文化。

因此要看中國的國內生產毛額的計算、或是失業率的計算,要用台灣或世界普遍原理去衡量,顯然是不通的。

台灣不論是歷史上或是現況,都不屬中國;台灣歸屬於台灣人民。不論是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或曹興誠這一類人物的「兩岸和平共處法」,都好比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口袋裡的錢拿來討論分割或該由他來獨佔。長期被這樣的討論,就自然成為一種「解決方法」,即使是掠奪,也無形中成為自然、或當然的。國際政治的強權,也常循這樣的邏輯在演繹;現代台灣的前途就是已經被導入這樣思維的邏輯在處理,正如俗諺所說的「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僅如此,中國已向美國提出要求,太平洋分割為兩半;它管西半,美國管東半;這是十九世紀帝國主義劃分勢力範圍的再現。在討論台灣國家前途時,請就如本篇所指的,要用科學方法瞭解中國,不能草率的以我們的制度看中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