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六年(2007年)中共軍力報告書

轉載815日國防部對立法院提出之報告

壹、安全情勢分析

一、國際安全情勢:

全球情勢仍處於動態均衡的權力格局,美國續居全球外交、軍事超強領導地位,惟國際恐怖攻擊事件層出不窮,除挑戰美國地位,更對國際安全環境產生衝擊。

亞太區域,中共經濟快速成長,綜合國力大幅提升,並藉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向外擴張影響力,塑造大國形象;日本強化與美合作,落實美日軍事同盟、及藉修訂「周邊事態法」、成立「防衛省」等舉措,以因應亞太安全情勢發展。目前亞太各國仍致力如亞太經合會議(APEC)、東南亞國協(ASEAN)、東亞峰會(AES)及東協自由貿易區(AFTA)等多邊合作型態,以因應區域情勢發展,形塑平穩之安全環境,惟現階段仍以北韓核武、海峽兩岸及南海主權等問題為關注焦點。

中東地區,伊拉克戰亂、黎巴嫩政局因真主黨挑釁而紛亂、國際積極調停以巴關係並助巴勒斯坦人民建國、伊朗核武正面臨聯合國更嚴苛之經濟制裁。

歐盟組織在今(2007)年初納入羅馬尼亞、保加利亞二國後,版圖再次擴張,並於6月舉行歐盟領袖高峰會時,完成組織調整,確立「歐盟革新條約」等共識,為未來歐洲政經進一步統合帶來樂觀前景;另俄羅斯與美國近期因美將在歐洲建立飛彈防禦系統而肇致關係緊繃,對區域安全情勢投下變數。

二、台海安全情勢:

當前中共對台策略係實現對台主權主張,儘管近年在修辭上避免使用威懾言論,惟謀台之立場迄未改變。復於我國近年民主意識抬頭,強調本土性浪潮亦有升高趨勢,中共恐兩岸因此漸行漸遠,意圖在主權議題上爭奪法理,在國際社會消滅我為主權國家之事實,並透過軍事威嚇、外交封鎖、經濟利誘、社會分化、文化融合等軟硬手段,企圖達到不戰而屈我之目的。近年更持續國防現代化建設,以強化對台武備作為,進而貫徹胡錦濤「不怕拖、爭取談、準備打」的對台指導方針。

美國基於中共軍力快速擴張,明顯威脅台海穩定與美在亞太地區之利益,已由高度憂慮轉採實務作為,除持續調整亞太駐軍部署,並藉強化與日、澳、印度等國軍事互動,包含軍演等作為因應,未來應會對中共軍力發展及區域安全情勢產生影響。

貳、國防施政方針

一、軍事戰略:

中共建政迄今,軍事戰略皆以「積極防禦」為核心概念,惟依國家利益與不同時期之情勢變化,賦予「積極防禦」更寬廣的內涵。目前海軍以提高綜合作戰及核反擊能力,不斷擴大近海防禦作戰空間與防禦縱深;空軍由國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備型轉變;地面部隊則向全區域機動型、資訊化轉變;二砲以完善核常兼備力量;各軍種之調整已改變「積極防禦」戰略之守勢作戰屬性,成為軍事戰略的主要核心,進而連結貫穿共軍作戰與建設之戰略方針。

 

二、國防政策:

2006年中共在其國防白皮書中闡述防禦性國防政策,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遏制台獨、打擊恐怖、分裂與極端主義;在實現國防現代化方面,推進資訊化、機械化複合發展,並宣誓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政策。

中共咸認唯有推動軍事現代化、提升共軍素質、研購高新武器、加速推進具中國特色之軍事變革等,才能因應新型態威脅。其發展方向,包括走複合式與跨越式發展道路、實施科技強軍、深化軍隊改革、加緊軍事鬥爭準備、拓展軍事交流與合作等,逕而實現「三步走」之政策目標:「2010年堅實基礎,2020年將有較大發展,21世紀中葉實現打贏資訊化戰爭之戰略目標」。

 

三、國防預算:

由於經濟發展快速,有效挹注國防經費,今年中共官方公布國防預算約449.4億美元(3,509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增長17.8%,國防經費已連續19年呈兩位數成長,未來若持續調增國防經費,將使共軍武力快速躍升。

 

國防經費區分為人員生活、活動及裝備維持費等三大類;惟依部隊演訓、軍事設施建設、武器裝備研製與維護及採購等所需經費,其公布數字難以支應實際支出;再參證美國防部「2007年中共軍力報告書」評估與我概同,其實質預算應為公開數字之2~3倍,達850至1,250億美元間,為繼美後世界第二大軍費支出國。

 

四、交流與合作:

(一)高層出訪:2006年中共軍事高層曹剛川、梁光烈、章沁生、郭伯雄、徐才厚及許其亮等20餘位軍事首長及軍事代表團,先後率30餘團赴美、俄、泰、日、韓、法及南非等60餘個國家進行軍事訪問,其中多以訪問亞洲地區國家為主,顯示周邊地區仍是中共國家安全之關鍵地帶。

(二)各國到訪:年內各國因中共整體國力持續提昇,加上龐大經濟市場,以及國際地位日益重要,故積極加強與中共之合作關係;2006年世界各國軍事首長及代表團訪「中」計65國80餘團,其中以美國7次最多,且連續兩年居各國出訪之冠,係考量在反恐、伊朗及北韓核武等問題,及維護區域安全之重大國際事務上,仍需與中共保持合作。

(三)維和任務:年內已先後執行聯合國多項維和任務,派遣共軍工兵、醫療、運輸與公安邊防等部隊,前往賴比瑞亞、黎巴嫩、蘇丹、海地、剛果等國家,總計約3,600餘人,企圖藉參與國際事務,提升其愛和好和平假象。

參、兵力整建與部署

2005年完成第10次裁軍任務(裁減20萬人),總兵力精減為230萬人,海、空軍先後裁編「軍」(基地)級機構,地面部隊持續將部分「師」級部隊整編為「旅」級,並增加技術兵種比例,相關發展情形如次:

 

一、正規部隊:

(一)二砲:現編8個軍級基地、20餘個導彈旅,於遼寧、安徽、雲南、河南、湖南及青海等地部署東風系列短、中、長程、巡弋飛彈約900餘枚及洲際彈道飛彈約200餘枚,總兵力約14萬餘人,整體癱瘓打擊能力,除涵蓋台灣全島外,已可對周邊國家重要目標進行突擊。

(二)地面部隊:以7大軍區為主體,計18個集團軍,並區分東南、東北、西南、西北、京畿及戰略預備隊等6大作戰方向,總兵力約126萬餘人。其中南京、廣州軍區以對台作戰為首要任務,兼具「拱衛南疆」之重要責任;瀋陽軍區以防俄羅斯及南、北韓為主要任務;成都軍區以防印度、緬甸、越南為主要任務;蘭州軍區以防俄羅斯為主要任務;北京軍區以「拱衛京畿」為主要任務;濟南軍區除具「拱衛京畿」之責外,亦兼負支援其他地區作戰任務。

年內持續加強對台封控外島作戰之針對性演訓,及強化空機降之三棲登陸作戰演練,並向俄購買大型運輸機,及建造大型綜合登陸艦,以提升載運能量及縮減兵力投射時程,再結合二砲及海、空精準打擊,對我外島威脅極大。

(三)海軍:計北、中、南三大艦隊,艦船1,300餘艘、各式戰機700餘架,總人數約26萬餘人。其中北海艦隊主要擔負北方海域與京畿要域安全防護任務;東海艦隊為對台作戰主力,並兼負支援北海、南海艦隊作戰任務;南海艦隊重點在防衛南海安全與維護南沙佔島主權。海軍陸戰隊總兵力8,000餘人,主要擔負聯合登陸第一梯隊灘頭攻佔與灘頭堡建立之任務。

 

近年持續將性能優異之作戰艦(旅洲、旅洋級飛彈驅逐艦;江開級飛彈護航驅逐艦、22型飛彈巡邏艇)及潛艦(商、晉、宋及K級)多編入東海及南海艦隊,意圖在海上對我形成南、北箝制態勢;並在新式艦船陸續完成列裝,已有能力在第一島鏈附近海域遂行作戰。

(四)空軍:各型飛機總數約3,400餘架,總兵力約39萬餘人,其中南京軍區部隊擔負東南要域空防與對台作戰任務;廣州軍區擔負華南、南海海域空防及支援對台作戰等任務;瀋陽軍區擔負東北空防及鞏固京畿任務;北京軍區擔負京畿空防任務;濟南軍區負責山東、膠東海域空防與鞏固京畿、支援對台作戰等任務;成都軍區擔負西南邊境空防任務;蘭州軍區擔負西北邊境空防任務。

近年殲10、殲轟7、轟6導彈及蘇愷系列等新式戰轟機數量約500餘架,該等戰機性能不亞於國軍F-16及幻象戰機,已大幅增強空中進襲及猝然突擊之能力;再結合引進之S-300及自研紅旗系列防空飛彈,形成近、中、遠程多層次防空網,嚴重壓縮我機活動範圍。

 

二、作戰支援部隊:

(一)電子作戰部隊:目前共軍電子對抗部隊轄團、營級(大隊)單位近50個,具備壓制及干擾我監偵系統能力。

(二)武警部隊:現在武警總部、直屬部隊及各總隊,兵力約66萬餘人。平時維護社會穩定,保衛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依令執行重大搶險救災任務,擔負國家重要目標警衛;戰時則協助共軍從事防衛作戰。

(三)民兵部隊:民兵主要是以農村鄉鎮、城市街道和具有一定規模之企業單位組建而成。平時負責戰備執勤、搶險救災和維護社會秩序等任務;戰時提供常備部隊作戰所需戰鬥勤務保障及兵員補充等任務。

(四)預備役部隊:依「省建師、地建團、縣區建營、鄉鎮建連」方式組建,目前預備役部隊約有60餘個師(旅)級單位;平時於地方從事生產,戰時則依國家動員令轉為現役部隊,形成戰力。

 

三、當面部隊:

(一)地面部隊:計31集團軍所屬摩步師、旅、團級部隊及海防師,總兵力約10萬餘人,部署於福建省境內。

(二)海軍:計各型艦艇150餘艘,分別部署於福建迄廣東等港口;年內更針對福建地區港口、基地,完成碼頭整建工程,提升後勤補保能量。

(三)空軍:計有戰機130餘架,分別部署於浙江、福建及廣東等機場,專責當面地區空中攔截任務;另在防空兵部隊方面,陸續於福建完成新(整)建防空陣地,可供S-300系列防空飛彈部隊進駐,將壓縮我空中偵巡兵力活動。

 

四、應急機動部隊:

以當面二砲部隊、沿海一線空軍部隊、東、南海艦隊新一代作戰艦艇及軍區所屬地面部隊編成,共計約25萬餘人。具「齊裝、滿員、全訓」,不經臨戰訓練即可投入作戰之特點,由中央軍委直接指揮,平時擔負部隊現代化成效驗證及中央軍委臨時交付任務,戰時則可快速機動至作戰地區遂行戰鬥。

肆、重要武器籌獲

一、重要武器現況:

(一)戰術(常規)彈道飛彈:為強化東風系列常規導彈旅應急機動作戰效能,除將燃料由液態轉為固態,亦賡續改良各型戰術飛彈命中精度、殺傷效能及機動突防變軌能力;同時持續研製中程常規飛彈,冀為犯台與抗擊外軍航母之武器。

(二)地面部隊:賡續換裝96式主戰坦克、04履帶式步兵戰鬥車、300公釐遠程多管火箭及研製武直10攻擊直升機等新式裝備,並針對陸戰旅及兩棲機械化部隊換裝新式水陸坦克,以發展符合高效、機動之打擊火力。

(三)海軍部隊:年內加速進行新型水面作戰艦艇(旅洲級飛彈驅逐艦、江開級飛彈護航驅逐艦、22型飛彈巡邏艇)及潛艦(元級、K級)列裝工作,並進行潛射戰略彈道飛彈及各式超音速攻船、對空飛彈試射,以提升制海打擊戰力。

(四)空軍部隊:持續研產殲11及殲10戰機,並發展多用途無人攻擊載具及研發艦載機;另針對各型對空、對地及攻船飛彈進行改良,冀提升遠距精準打擊及空中支援作戰能力。

(五)航天科技:共軍現有在軌運作軍事導航定位、科研、氣象、偵察、通信衛星計30餘枚,已具備全時段、全天候偵察能力;另於今年初運用「反衛星彈道飛彈」,成功摧毀在軌除役氣象衛星,具備攻擊低軌衛星能力,企圖爭取太空霸權。

 

二、未來發展規劃:

(一)資電作戰:優先完善聯合指揮部隊信息系統建設,解決渡海登島作戰三軍聯戰指通保障問題;並著重發展精確導引之硬殺傷武器、電磁攻擊之軟殺傷裝備,建設與新型主戰兵力相配套之支援保障裝備系統。

(二)精確制導:研製鷹擊系列超音速艦艦/空艦飛彈,並透過改良制導控制系統和彈頭,以增強遠程精準打擊能力。

(三)高效毀傷:賡續發展超遠程火箭等彈箭系統,及增研各類常規彈頭,如鑽地彈頭、殺傷爆破子母彈、侵徹子母彈、電磁脈衝彈等,以提高對各型目標之毀傷效能。

(四)防空反導:重點發展區域高空反導武器系統,以保障首都京畿及東南沿海重要城鎮與軍事要域;另積極研改紅旗系列防空飛彈,冀提升艦隊及地面遠距防空能力。

(五)航天科技:持續研產各型具軍事監偵能力之衛星,俾構建涵蓋陸、海、空、天一體之監偵系統;另研製反衛星武器、雷射等新概念武器,以提升打贏未來科技戰爭之能力。

 

三、軍售與外購:

年內共軍主要交易包括向俄採購之現代級驅逐艦與K級潛艦全數交付完畢,並先後就「伊爾」型運輸機及加油機、「S-300PMU2」防空飛彈等多項軍購項目達成協議;另在對外武器裝備銷售上,仍以東南亞及南亞等國家為主,冀達「睦鄰」之目的。

伍、作戰能力

一、戰略武力:

(一)戰略(核子)彈道飛彈:現計有東風3、4、5/5甲/5乙、21甲、31等中、長程彈道及洲際彈道飛彈200餘枚,射程可覆蓋全球各個目標,並具有射程遠、隱蔽性強、威力大等優點。目前仍持續研發東風31甲洲際彈道飛彈,精進飛彈機動與突防能力,並朝向「小型化、固體化、機動化」方向發展。

(二)海軍部隊:近年積極研製射程達8,000公里以上之巨浪2型潛射彈道飛彈及裝配此型飛彈之「094型」核動力彈道潛艦,未來完成後,將增強其對西歐與美國之核報復能力;另整修「瓦雅哥」號航母,並正式啟動航母研建工程,建造新型大型作戰艦、核動力攻擊潛艦、整補艦與研製艦載機,以及模擬航艦飛行訓練等情況,顯示其組建航母戰鬥群之企圖,一旦中共完成航母艦隊,勢將影響區域和平穩定。

(三)空軍部隊:係中共目前三位一體核武力量中最弱一環;導彈轟炸機(轟6H/G)雖可攜掛空射型巡弋及各型新式飛(核)彈遂行遠距精準打擊,惟該機型過於老舊,難以突破先進國家之防空網,未來勢將外購或自行研發新式長程轟炸機,以提升空中戰略(核)打擊武力。

 

二、戰備演訓:

(一)基礎戰力整備:全軍各部隊持續展開新兵訓練、兵種專業及營級以下戰術、戰鬥訓練,逐級、逐層強化基礎戰力,並將年度各項軍事訓練朝向資訊化方向轉變,以提高部隊在資訊化條件下之實戰能力。

(二)海上訓練:每年夏季中共南京、廣州、瀋陽、北京、濟南等沿海軍區、陸戰旅、空降及武警等部隊,先後移往遼、冀、魯、蘇、浙、閩、粵等沿海地區及湖北、河南等水庫從事海上訓練。另為落實部隊兵船合訓,以實裝、實航、實登及在複雜條件下進行演練,以提升封控近岸島嶼之作戰能力。

(三)強化遠程機動演練:共軍為因應多方向作戰,持續推動遠程跨區機動作戰訓練,地面部隊及海、空軍均致力於強化遠程機動演練,除加強處突應變能力外,亦逐步提高部隊跨區支援作戰能力;其中以海軍宋級傳統動力潛艦,於2006年10月進入日本琉球海域,伺機跟隨美「小鷹號」航母打擊群最為特殊。

(四)精準武器投射:年內二砲部隊分別進行東風系列戰術彈道飛彈及巡弋飛彈研產與試射任務,持續提升精準度至40公尺以內;海軍先後試射新引進之飛彈,雖於試射時發生人員傷亡意外,然整體而言仍可達成戰備;空軍從事多次掛載空射型巡弋飛彈實彈測評任務,顯示該型彈已接近完成測試與定型,後續將量產配裝部隊服役。

(五)通資電聯訓戰力:年內以登島作戰等各項課目為演練重點,並強調在電子戰環境下實施訓練,以提升通資電部隊聯戰作業、戰場生存與抗干擾能力,顯示共軍正增強全軍部隊通資電聯訓戰力。

(六)特種作戰能力:目前共軍計有9個特種大隊,具備陸上、空中快速機動及水上跨海登陸等三棲應急機動作戰能力,不僅可進行立體滲透,及敵後單兵特種作戰,亦能與海、空軍協同,符合未來局部戰爭戰場需要,對我極具威脅。

(七)兵種協訓與測考:共軍依總參謀部軍事訓練指導要點,於年底展開兵種訓練與年終考核,置重點於加強各兵種部隊間協同訓練,藉由實兵檢驗性演練,以全員、全裝、全過程作戰要求,俾奠定聯合作戰戰力基礎。

(八)作戰中樞指揮與整合:共軍為完成對台作戰準備,提升指揮層級,以縮短命令下達時效,顯示其在作戰中樞指揮與整合上著有成效,整體對台應急作戰指揮效能已日趨完備。

(九)聯合演訓:年來共軍積極強化聯合作戰實兵對抗演練,海、空軍以各機艦火力組合、陸戰旅與地面部隊以紅、藍軍模擬對抗方式,進行聯合火力打擊、封鎖、奪控島嶼等針對性演訓與戰力測考活動,大幅提升聯合作戰能力。

 

三、後勤能量:

共軍戮力構建軍民聯合保障之大後勤體系,期於2010年前達到「三軍一體、平戰結合、軍民兼容」目標。目前各軍區所屬「聯勤部」可提供三軍部隊通用後勤補給;海軍則由保障基地負責近岸海上保障,並於各艦隊成立支援支隊,負責遠距海上保障任務;空軍各機場、防空兵、雷達兵等後勤機關,則專責機場與陣地之設施、裝備搶修及油料、航材、零附件等物資之機動輸送。

 

四、聯合作戰能力

共軍體認美軍在第二次波灣戰爭中,能全天候有效掌握戰場全般景況,認為未來戰爭型態已必然是陸、海、空、天、電磁、數位六維戰場,並隨著超視距、精準制導武器廣泛運用於戰場上,戰場界線已不再有前、後方之分,同時透過高空偵察、衛星空照、定位、連結情資共享與傳遞,使戰場透明度日益清晰,並以C41SR戰場管理系統,遂行聯合作戰主要平台與核心、整合三軍及諸兵種間協作能力,冀以提高全般作戰能力。

綜觀共軍近年三軍聯合作戰演訓,為分項、分段演練,至今仍缺乏大規模三軍聯合作戰演練經驗。判將繼續強化遠程精準打擊、兩棲登陸與立體作戰、兵力投射與應急反應等能力,以符合聯戰要求,未來勢將對國軍形成更嚴苛之挑戰。

 

 

五、未來建軍目標:

中共鑑於現代戰爭具快速反應、連續打擊之特性,未來建軍目標將朝向指揮管制自動化、作戰平台資訊化、聯合演訓立體化、建構外向型武力等發展規劃,以奪取戰爭中制空、制海、制天及制信息權,有效建立適應高科技戰爭的作戰武力,達成共軍整體軍力在21世紀中葉成為區域軍事強權之目標。

陸、戰爭潛力

一、國防工業:

(一)核電工業:年內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營業收入突破200億元,全年累計發電226.8億千瓦;預計2020年將核發電裝機總量提升至4,000萬千瓦,佔電力總裝機容量的4%。

(二)航太工業:1996年10月以來,成功執行40餘次航天發射任務,年內並依據航天計畫分別完成通信、氣象、偵察、科學試驗及探空火箭等發射任務。近年除衛星發展外,亦積極擴展新一代長征5號大型運載火箭、空射式小型運載火箭等太空發射載具工業,以有效支援衛星發射及載人航天計畫發展。

(三)航空工業:中共空軍已有製造、研改及組裝第3代戰機(殲10機、殲轟7機、轟6導彈機、蘇愷27機)之能力,並積極從事第4代戰機之改良與研產工作;同時加強開發客機、通用飛機、直升機等民用市場及承包國外航空零附件,漸次提升航空科技與工業發展,其相關技術與能量,將加速共軍第4代戰機之研製。

(四)船舶工業:近年中共造船廠工業整體造船能量獲得顯著提升,各船廠除可建造大型民用船舶外,亦可製造軍用6,000噸級水面作戰艦、萬噸級潛艦及大型兩棲登陸艦等能力,惟在部分武器系統及先進電子器材等技術仍仰賴國外提供。

 

二、兵要整建:

(一)鐵、公路:鐵路建設方面,以串連環渤海、長江三角、珠江三角及閩台經濟區,與建設西部大開發為重點,沿海地區城市將達成「朝發夕到」之目標,可提升共軍戰略機動、兵力調整及後勤補給等能力。公路建設主在完善交通戰備網絡布局,並以加強部隊進出口道路為目標,置重點於重要軍事設施與主要交通幹線相連接,以利部隊快速機動應援。

(二)港口:積極規劃東南沿海港口建設,已成為中共拓展經濟領域重要環節,而港口建設又以經濟發展為導向,藉以全面提升國際競爭優勢,同時兼顧國防動員戰備需求,已先後完成蘇、浙、閩、粵等多處新興港口工程,藉整體經濟發展創造國防動員有利條件,俾戰時提供沿海港埠多元化裝載保障,加強渡海支援作戰能力。

(三)機場:近年持續針對東南主戰方向機場實施跑道長、擴建停機坪、助航設施及營庫房等整建工程,可滿足戰時戰機轉場與裝備維保所需。

 

三、動員能力:

(一)人力動員:係以民兵、預備役人員為主,以目前中共徵集民兵、預備役之標準與適齡人口比例來看,動員編實應可達80餘萬人,編成步兵、砲兵及專業後勤保障等部隊。

(二)物力動員:包括工業、農業、交通運輸、郵電通信、科技、醫療衛生、城市建設、商業貿易、財政金融等領域的動員,是其國防現代化水準和綜合國力的重要體現;戰時可快速將國民經濟體制由平時狀態轉入戰時狀態,將國防經濟潛力轉化為國防實力,並可藉鐵公路、港口及機場等從事相關輸送與運補工作。

柒、對台威脅評估

一、對台策略:

中共評估現今兩岸整體局勢及時間上對其有利,並在國力發展與國際環境現況考量下,現階段對台採取「以武阻獨、以武促統」策略,律定「爭取談、準備打、不怕拖」對台工作原則,希經由談判獲取政治利益,同時積極強化軍事整備為日後犯台預作準備;另為排除國際力量介入兩岸事務,遂制訂「反分裂國家法」欲將兩岸問題「內政化」,並於國際間不斷宣傳「一個中國」概念,企圖模糊台灣係政治實體之形象,其對台威懾手段早已超越軍事層面,包括政治、經濟、外交及心理等層面,且手法日趨靈活與多元,對我形成嚴重之威脅。

 

二、對台三戰作為:

共軍鑑於國際環境變化、國內改革開放、兩岸往來及高科技戰爭型態等因素,為遂行對台「平時阻獨與長期統一」之目的,近年積極展開對台非武力「三戰(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之研究與訓練,並正式納入共軍政治工作、院校教學、部隊演訓等重點課題,致力做好對台「入島、入腦、入心」思想工作,企圖以「和」分化我內部團結意志,以「戰」對我震懾施壓,期達「小戰大勝」或「不戰而勝」目標。

 

三、重要人事異動:

(一)中共軍委會:計有主席胡錦濤、副主席郭伯雄、副主席兼國防部長曹剛川、副主席徐才厚、軍委兼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軍委兼總參謀長梁光烈、軍委兼總後勤部長廖錫龍、軍委兼總裝備部長陳炳德、軍委兼空軍司令員喬清晨、軍委兼二砲司令員靖志遠等;另因海軍司令員張定發2006年底因罹患癌症亡故,現委員會成員減為10員,判今年「十七大」新任海軍司令員吳勝利將進入中央軍委會。

(二)四總部、軍區及軍事院校:空軍副司令軍馬曉天接替原校長裴懷亮上將(2006年10月退役)升任國防大學校長,未來將賡續推動共軍「科學發展觀」、「跨越式建軍」等軍事理論建構。另總參謀長助理章沁生中將於2006年12月升任副總參謀長(2007年7月任廣州軍區司令員),係作戰系統出身,二年內連升二級(由總參作戰部長升任總參助理、再升為副總參謀長),屬計畫培養人才,未來應有發展潛力。

(三)對台一級軍區:南京軍區司令員朱文泉上將,為共軍具資訊戰專才之高層將領,推動以「資訓化牽引機械化,以機械化促進資訊化」建軍方針;廣州軍區司令員劉振武上將(2007年7月任副總參謀長),曾發表專研登陸作戰專文,並主編「共軍現代指揮」乙書;濟南軍區司令員范長龍,在「中、俄和平使命2005演習」任中方指揮官,足見其三軍聯合作戰之指揮能力頗受高層肯定。

(四)十六大迄今人事異動特質:共軍自「十六大」迄今,為提升聯戰能力,四大總部已打破原由陸軍獨大的格局,且將海軍、空軍、二砲司令員,張定發、喬清晨、靖志遠等人拔擢為軍委委員。另以上將階而言,濟南軍區司令員范長龍、南京軍區司令員朱文泉、二砲司令員靖志遠、海軍司令員吳勝利等皆具對台背景,凸顯具有涉台經驗之共軍幹部,對日後仕途發展均有所助益。

 

四、犯台可能時機:

中共考量其經濟成長與政治穩定,短期內如沒有突發性因素,主動挑起台海戰事之可能性不大。不過,因中共近年綜合國力不斷提升,軍力大幅成長,屆時如兩岸軍力快速失衡,則有利其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但中共對台用武,因受國際政治環境、內部經濟情勢及兩岸依存關係等複雜因素所左右,現階段仍以觀察我政策發展、美日等國之態度為關注焦點。

 

五、軍事行動方案:

對我可能軍事行動選項,依政治目的、衝突強度及規模區分,含威懾戰、癱瘓戰及攻略戰等三類;另犯台將結合政經潛力,大量運用高新武器,配合滲透人員,對我實施多面向、多層次打擊,迅速瓦解或癱瘓我戰力主導戰局;可能行動如後:

(一)威懾戰:具備逐次升壓、武力展示、靈活運用及衝突界限模糊等特質;以兵力部署、火力展示等作為,威懾台灣民心士氣,逼迫我政府進行談判。

(二)癱瘓戰:具備奇襲、遠距、精準、非接觸及非線性等特質;包括遂行警示性火力打擊、網路訊息及特戰襲控中樞等作戰模式,迅速癱瘓我政、軍樞紐,以利其攻略戰之遂行。

(三)攻略戰:具備閃擊、震懾、高強度、封鎖及大規模作戰等特質,伺機封控外島並視我政府後續反應,進而發動大規模攻略本島軍事行動,冀武力統一目標。

共軍未來攻台首重奇襲,將採「損小、效高、快打、速決」作戰行動;目前若欲對台發動癱瘓戰或攻略戰,就其戰略效益與戰力成長期程考量,仍面臨諸多主、客觀限制。

 

捌、結論:

中共近來雖推出政黨交流與釋出對台諸多善意,然共軍卻積極推動國防現代化進程,持續研購高新武器裝備,擴建當面軍事設施,且各軍兵種訓練未見減緩,不斷進行多項以封控外島、摧毀電力及機場設施為想定之針對性軍演,更藉外購與自製之高新武器,逐步落實中央軍委對台軍事整備政策;加之「反分裂國家法」已賦予軍事犯台「合法性」,中共對台策略呈現「政治阻獨、經濟吸納、外交封殺、軍事施壓」等多元方式,亦顯現無所不用其極之手段,謀我意圖至為明顯,對我軍事威脅與日俱增。

基此,國軍在面對共軍日益增強之威脅下,仍將貫徹「保國衛民」神聖使命,落實各項戰備整備,並持續建構足以自我防衛之可恃戰力,希望國人能深入瞭解中共窮兵黷武本質,同時支持國防各項建設,以確保台灣永續發展與人民福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