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的中國真相──走過中國之後

謝立建
博士班研究生
想起北京三里屯昂貴酒吧裡的高幹子弟,揮霍地搶購價昂的拍賣畫以炫燿財富並騷擾台上的sexy女歌手,再看著眼前露宿零下氣溫的街頭乞丐,以及深夜還得忍凍叫賣橘子的小販,我的心為著中國的窮人哭泣,同樣身為人,金字塔頂端的命貴者腦滿腸肥、恣意揮霍,而命賤者凍死街頭、無人聞問,這是個沒有公義地方!更可悲的是,他們永遠不知道為什麼窮。

前不久我有機緣到中國數個月,就刻意走訪大江南北,以印證所讀所聞,特別是媒體所製造的「中國印象」,所以一路從廣東、廣西–>湖南–>上海–>北京,走訪城市與農村、沿海與內地、南方與北方,以求更客觀地認識這個國家。此次同行的三人都有同樣的感受:「活在台灣真是幸福,值得加倍珍惜」,因為任何人的直觀感受就是台灣與中國絕對是「兩個國家」,不僅是硬體建築設備的差距而已,軟體的思想文化更是無法相容,是活在台灣無法想像的,在中國的日子裡,每天都隨時有「下巴掉下來」的錯愕經驗。

我這篇文章將從自身的、軟性的旅遊經驗出發,理論性的論述我已經先後發表過,故不在此重複。我寫這篇文章並不是想醜化中國,事實上,我也遇到一些有關懷、有熱情的中國人,包括商人、公務員、建築師、醫師、少數民族、退休軍官…,其中有一些不知道我是台灣人,他們的親身經歷使我實地感受到中國嚴重的貧富不均、三農問題、薪資結構、相對剝奪感、關係與紅包文化、人口問題、醫療制度、對台認知、民族主義…。他們與我分享中國的真實樣貌,豐富了我旅程的見聞,我感謝他們,也祝福中國人民有一天也能真正感受民主、自由的滋味。台灣是華人世界數年歷史下唯一走上民主道路的國家,中國領導人如果真具有歷史的睿智與良知,就應該leave Taiwan alone,讓台灣這個華人世界唯一的民主寶藏保存下來,帶動其他華人世界的希望。雖然如此,我也知道,國家的生存並不能建立在敵人的慈悲之上,國際的現實就是power決定國際格局與國家命運。

有的人認為中國不需要了解,只要對抗、保持距離即可,但我認為了解中國可以讓我們更堅定未來並且以智取勝。以下我就將此行的觀感,包括中國的制度、社會現象、生活環境、社會問題等,好的壞的都儘量客觀地呈現,希望大家突破統派媒體的美化,進一步了解中國;最後,本文將討論中國對台與對日的策略以及台灣的因應之道。

初到中國北京之時,乍看處處寬廣的八線車道與六米寬的人行道,加上宏偉的建築,與古色古香的古蹟,會覺得中國大城市甚至比台灣更進步更壯闊,等到深入走訪,尤其是與當地居民生活,才真正感受到台灣與中國真是天淵之別,絕對是台灣人無法想像的。但如果像台灣的媒體與高官入住三星級以上的飯店,看的是中國政府刻意製造的樣版,是無法知道中國人生活真相的。中國政府也怕外國人看到真實的一面,故法律規定外國人還有台胞必須住在專給外國人居住的旅館之中。

一、怪制度與怪現象

(一) 審批制度:在中國的控制,最令我厭惡的就是「審批制度」,有權力者可以利用層層關卡的審核批准,來達到控制,沒有權力的百姓往往要「求爺爺、告奶奶」,這種審批處處存在,泛濫到不行,我在中國只是用個圖書館、查個很普通資料,常常就要「單位介紹信」,一天要一張,令人抓狂;其它的審批,小的像接待外賓、授予獎學金,大者如戶口遷移、出國留學等都要上級審批,過不過關都是看「領導」的心情與交情,非常「人治」色彩,「領導」這次幫忙並不代表下次也會過關,沒有客觀標準可依循,是典型的「初級社會」表徵,與「民主」與「法治」相違,這是我們在台灣無法想像的情況。「審批」使人民辦事常常需要打通無數環節,也是造成「紅包文化」與「關係文化」的成因之一。中國的「人治」造成「關係文化」,「關係文化」又造成了「階層」與尊卑的來源,造成沒有效率的巴結奉承與貪腐「尋租」。到了這裡,我特別慶幸我們台灣人出國留學並不需要「求爺爺、告奶奶」。

(二) 關係至上:我在中國接觸到一些台商們,他們大多因在台灣產業轉型之後,失去競爭力而轉投資,以房地產為例,從訪談的台商得知自1990年代後,台灣房地產市場冷卻,他們不得不思考出路,但是能在中國存活下來的只有十之一或二,必須以「關係」才能漸漸打開市場,方法是讓中國特權子弟插乾股,負責「關係」網的攏絡,而台商則提供專業、做苦工,但是若有了「關係」,投資就可順利,遇到的投資困難也會被「上面」排除。在「關係」遊戲當中,吃飯、紅包、送禮、特權是當然的要素,正如「中國即將崩潰」的作者章家敦所言「革命已成了請客吃飯」,每到要審批重大項目的季節,總是大宴小宴吃不完,腦滿腸肥,口袋更肥。

(三) 資訊控制:這一點,大家早已耳熟能詳,但是去了當地,我才知道中國除了學術網路(.edu.tw)之外,根本不能連上台灣 (.tw) 的網路,也看不到台、港、澳與其他外國報紙,除非有「介紹信」;除了平面資訊之外,很多中國人提醒我,所有「出國」與外國進來的電話、信函、e-mail都不能保密(受到監控),難怪中國友人在電話與信函中,總是謹慎少話。電視新聞更是八股教條,阿諛奉承,報喜不報憂,還停留在1950年代以前的台灣,當然也不會有SNG現場畫面,如此控制到底在怕什麼?我們同行者都認為共黨是怕真相揭露之後,人民將會知道共產政權有多醜惡腐化,共產政權將不保。

(四) 共黨控制:共黨組織滲透到每個角落,特別是知識精英的校園,共產黨的指令貫徹甚為徹底,我這次有機緣去觀察某校園黨委主辦的勞動服務,觀察其黨組織與官僚體系運行,我發現這種定期舉辦的勞動充滿了很濃的官僚味,因為這種勞動乃未刻意製造「紀錄」,以為校園精英未來入黨或升官的審核之用,十分虛假表面,樣版味很強;此間我也看到台灣赴中國唸書、積極往中共官場巴結發展的台大學長,充滿官僚味與賣台行為,彷彿看到另一位未來政協委員的台灣代表的誕生,邪善之間的界限巧妙地在這裡轉移,真是令人感慨良多。共黨政令的傳達也很有效率,拿日本政府通過右翼教科書所引發的幾波反日遊行來說,我發現大部分的校園學生都很清楚共黨對歷次遊行的贊/反態度,並且也大多服從,避免惹事,典型中國人。中國的各種遊行規模,其實共黨都有能力決定,只有1999的法輪功除外,而這也是法輪功日後慘遭迫害的原因。

(五) 亂收費與亂攤派:台灣的公園與圖書館等諸多的公共設施大多是由政府提撥預算、建設,然後鼓勵眾人免費使用,乃是廣義的社會福利的一環,即使要收費的博物館也很便宜,但是這種台灣印象讓我到了中國非常難適應,因為中國的所有的圖書館、公園,甚至廟宇都要收費,博物館更不用說,甚至門口付費進到裡面之後,還有各種關卡,必須額外再加收費用的項目,連圖書館都有這種情形,圖書館內的列印與影印因為壟斷而比台灣更貴,整個的公共設施比較像是國營的營利單位,不知所得只有台灣十分之一不到的中國人如何負擔得起,原來他們的研究生就乾脆不印書也少買書,而用電腦拷貝或用手抄寫,感覺中國人真的很可憐,知識是有錢人才能負擔的,也很佩服他們作學問的刻苦。

前不久看到「解放軍報」提到,要正視軍中亂募款的問題,原來阿兵哥常常在領到薪水袋的時候就發現薪水已經因各種捐款而被扣除部份,強制捐款,各種捐款攤派名目繁多,不勝負荷。

在亂收費方面,有外國觀光客的地方收費更貴,好似要西方觀光客無盡地償還列強侵略中國的債,是西方本來就欠中國一般;最令人錯愕的是連神佛之地的廟堂也成為了「廟店」,入門就要收門票,進去解籤詩、點香都有公定價,還有對於「特別有福分」的信眾,還要花上百的人民幣獻「龍柱香」,收費的名堂之多,令人瞠目結舌。以前早有聽說中國有「亂收費」、「亂攤派」的問題,親身經驗到,體驗更深刻。

中國人數千年來世世代代都把希望寄託在一個「明君」的出現,能仁民愛物、民胞物與,只可惜這種希望多如空中樓閣,集行政、立法、司法於一權的專制結果,缺乏權力分立與制衡監督,使歷史長夜盡是貪官污吏、紅包關係,包青天不過是海邊偶見的一粒細沙,中國人民在強烈的控制之下,眼盲、耳聾、口啞,一代又一代,卑微無力,全然不知西方人民早已用數百年的鮮血換來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普世寶藏。

二、生活環境

(一) 污染︰中國電視新聞裡常常談到是如何讓百姓喝到「放心水」、聞到「放心空氣」、吃到「放心油」、「放心肉」、「放心菜」等,讓人見識到中國污染問題之嚴重。空氣方面,內蒙過度開發導致的沙塵暴,使天空、草木與整個環境總是灰濛濛,第一次浸洗衣服的沙塵水的確讓我驚訝,沙塵暴發生時,約一個block之外,就已經看不清楚,連呼吸都不自由; 我們甚至曾經過濃煙密佈的區域,直覺是發生大火,詢問之下才知道是火力發電廠,因為技術低以至燃燒不完全,故遠望像大火濃煙,像這般惡劣的環境附近都住著不少人,令人感到黎民百姓生命的卑賤。另外在水的部份,很多地方都有飲用水質不佳的問題,我們初到就被告誡說即使超市買到的礦泉水也有可能是「不放心水」。

(二) 衛生:這個主題將會令人很不舒服,此行我去中國最大的震撼來自於中國人的衛生觀念,尤其是吐痰,我在北京住宅區行走時約20分鐘以內必會看到這樣的動作,而且不只一般百姓如此、蹬著高跟鞋的時髦女子如此,連高等教育的國立大學學生也會如此,而且動作之自然,真是令人-「下巴掉下來」,地上滿是乾的、半乾的、新的…,難怪聽人家說,到了中國走路時常常要「凌波微步」。我看著中央電視台新聞裡報導著肺結核流行的消息,想著公寓樓梯貼著「請把痰吐在樓道 (樓梯) 外面」的標語,以及日日咳嗽不停的鄰居,我的內心真想尖叫,好想趕快回到台灣,一個安全的所在,我所求不多,只求免疫力夠強地離開這個疫區。中國人這般的衛生習慣,一旦有呼吸道的傳染病,後果必不堪設想,加上中國新聞習於封鎖,國人必須嚴防,特別是未來禽流感可能的變型。 我去過埃及、印尼、馬來西亞等開發中國家,但百思不解為何中國在衛生方面令人吒舌的程度堪稱世界第一,現在想想那餐廳剛發下的筷子與杯子上還留有的食物殘渣 (那裡的竹筷較貴故較少使用)、油膩膩的桌子、亂扔的地面、滿是菸蒂燒痕的油膩托盤、乘客不洗澡而發臭到令人作嘔的地鐵車廂、沒有門的廁所、就是有門也不關的廁所文化,真是覺得-活在台灣好幸福!! 至少我不需在回家的第一時間先用酒精徹底消毒鞋底,奇怪的是這些現象從未在台灣媒體中呈現,使我一到中國極度適應不良。

(三) 居住與設備:我這次去,曾經住在中國的中產階級社區,一個月一萬台幣的一層公寓,在當地已算相當不錯了,可是仍令我感到意外的是-社區內沒有路燈、公寓樓梯不點燈 (只有可維持一分鐘的觸摸燈)、用電是預付的插卡制 (度數不夠時會瞬間停電、一片漆黑)、寒冬未過就關閉社區暖氣等。那我不禁懷疑那些月入500人民幣的服務員要如何生活?原來低收入者只能數十人擠住在一間公寓,分上下舖,所租的就是那個床位而已,沒有客廳,沒有陽台,早上等個狹小的洗手間要等上半小時,農村入城的民工更可憐,數十人擠在一間陰暗髒亂的房間,日復一日,令人不禁為他們生命的卑微感到無限可憐。到郊區,我看到很多沒有安裝窗戶的房子也有擠住著人。那鄉村呢,沒有自來水,沒有電的狹小骯髒的土磚房或是竹屋就是所居;友人的小孩住雲南大學的宿舍,七層樓沒有自來水,天天要提水爬上七層樓…,活在台灣真幸福。 至於設備,在圖書館用電腦的時候,遇到當機、網路塞車、故障、簡陋等問題而令人氣結是很正常的。我也親身經歷過在行駛途中,後車廂突然冒濃煙起火的「公交車」(公車);而我朋友在往瀋陽的火車上,時值冬天零下氣溫,臥舖車廂因為暖氣故障,全車廂有一半乘客因而感冒。我甚至看到「解放軍報」的文章在討論要「軍中理髮問題」談到,軍隊的理髮設備陳舊落後,故理髮時常常變成「拔髮」,令人不可思議,也令人質疑解放軍的戰力。在設備這一點上,我很佩服中國人生命的韌力。

三、社會問題

(一) 人口問題:首先是男女比例的失衡,因為中國的「一胎化」政策結果,大家拼命想生男不生女,使得男女比例嚴重失衡,加上都市女子一心想攀嫁外商,未來中國將有很多男子娶不到老婆的社會問題,而女子因為少數,故流行腳踏多條船,然後再選一條最好的船。但是在這一點上也產生一個優點-使中國女性地位提高,中國兩性平權程度比之其他亞洲國家算是相當進步,女性與男性相競爭時絲毫不遜色,大城裡的男子常常要負責廚房家務,這在台灣倒是少見。

其次是中國人口過多的問題,隨便一個河南省就有9千多萬人,據估計,中國環境能負荷的極限人口量是15~16億,但是依目前來看,中國的人口規模在21世紀的中葉將達到17~18億,也就是說,未來中國要面臨勞動力供給大大超過需求,結果是大量的失業,剩餘勞動力的安置,將是未來中國政府最嚴峻的考驗;而且,因教育不夠普及,人口素質低落,使得人口問題無比沉重。我的印象中,只要吃飯時間一到,再大的食堂與餐廳總是人山人海,一位難求,也因為人多,機會相對少,中國人就養成「爭」的習慣,爭餐廳、爭車位、爭工作、爭獎學金…,必須很凶悍才行。我最錯愕的經驗是看到上海地鐵與北京公交車站裡,車一到,壯漢一馬當先,男女老少推擠成一團、差點絆倒的難堪場面;還有歐式自助餐廳內,雞腿一端上來,三、四個壯漢蜂擁而上,20秒內搶奪光光,無恥地無視其他用餐者的眼光,這是我一輩子也未見過的場景,對陌生人沒有體恤,這是個沒有愛、弱肉強食的社會。

(二) 貧富不均:剛到中國的震撼印象之一就是乞丐眾多,北京寬闊的街道上,每一個block都會有一個天橋,每一個天橋上,多會有一名乞丐,不管零下低溫、炎熱暑夏。火車站附近更是眾多流民與乞丐的聚集地,偷竊頻繁,令人無法一分鬆懈,我在等臥舖火車 (比較高級的車廂) 進站的時間裡,約每隔5到10分鐘,就有人向我們伸手要錢,很多派小孩、老人來乞討以贏取同情。

學術上,依據世界銀行的分析,中國在1981年時的Gini指數為0.281,表示相當平均,是均貧;但是依中國人民大學的調查,到了1994年,其城鄉之間的Gini已經竄升到0.434,到達危險區域;而中國政府的統計數據一向都被質疑為過度保守,但即使到了2000年,中國官方的統計資料亦顯示其Gini指數已經超過了0.4的警戒線了,表示社會充滿緊張。這樣貧富不均的現象,使農村貧困的剩餘的勞力大量轉移到城市。中國4億多的農村人口中,就有1.6億的剩餘勞動力,而且還每年增加中,剩餘的勞力很多時候會流向城市,成為所謂的「民工潮」,未來城市要如何消化天文數字般的民工潮,是根本難題。失業的民工潮成為流民,帶來犯罪、黑社會組織猖獗、黑色經濟活動與黑社會勃興等問題。

(三) 三農問題:是指農民、農村與農業問題 中國農村的絕對貧窮人口從1978年的2.6億減少到1998年的4.2千萬人,再到2001年的3000萬人,約只佔農村人口的3%,獲得了舉世公認的巨大成就,然而如果依據世界銀行的每天一塊美金的購買力作標準,則中國貧困人口還有1億多,雖然中國政府編列脫貧計畫的預算,但要使這些偏遠地區的文盲脫貧將是非常困難的工作。

另外,農村的惡勢力猖獗,農民不堪負荷:古老的農村有鄉紳統治的格局,過去毛澤東時代,農村則有人民公社與生產大隊這一類的組織,隨著改革開放,原有的組織解體,農村經驗到「非組織化」的狀態,因為社會控制類型的多元化,傳統的宗法組織和地方惡勢力趁機填補真空,造成地方惡勢力的興起,甚至有幹部與惡勢力合作的「黑白合流」的現象,鄉村成為「貪官污吏」、「土豪劣紳」的惡勢力範圍,亂收費、亂罰款、亂集資、亂攤派等問題嚴重,強徵報歛,農民不堪負荷,使每年農村的暴動達到數萬件,中國領導人意識到情況嚴峻,故今年免除了農民的稅捐,只可惜農資趁勢上漲,農民並未享受到免稅的成果,但是農村對免稅的制度有很大的迴響。

其次,鄉鎮政府財政危機。鄉鎮政府是中國大陸農村地區的最低一級的政府,可以說是中國政府體系的基礎,但因為幹部貪腐、冗員過多、管理混亂,這個基礎目前正被嚴重的財政問題所困擾,舉步維艱。以安徽省為例,截至1998年底,全省鄉鎮政府債務總額為59.23億元,平均每個鄉鎮負債303.91萬元。很多鄉鎮已經好幾個月發不出教師與幹部的工資了。加入WTO之後又將使農村問題雪上加霜。

(四) 「殺熟」、詐騙與黑心商品:旅行時的詐騙情形非常多,此次,我們去長城上了某黑心巴士-不逛景點,專門做昂貴購物,若有不買則當場在偏遠地方放鴿子;不僅私營巴士如此,連有牌照的國營巴士導遊都有鼓吹購物、抽佣金的情形;詐騙方式百出,有民眾強行推銷,把自家古厝假裝成古代太監住所的國營博物館,號稱裡面有80多間古房,結果是10分鐘只看到2個房間就要價20人民幣,簡直是光天化日之下搶劫,可以說目無法律,也令人見識到中國一切向錢看的風氣與黑色經濟的氾濫。上海與各地車站附近有很多積極招攬生意的掮客,給你看的照片樣品與實際的總是十萬八千里,而當場講好價格的,到了樣品現場,他就是有辦法讓你不得不加價。至於黑心商品,中國的黑心食品眾多早已不新鮮,我這次去正遇上的黑心商人用工業原料製造致癌辣椒醬,民間商品品質低劣不足為奇,最慘的是連號稱是國營事業單位所賣的玉器水晶珠寶等,也會有假貨。

中國在共產主義的號召力消失之後,致力於經濟發展,沿海地區的確進步卓著,但在「一切向錢看」的社會風氣之下,也產生很多道德敗壞的風氣,笑貧不笑娼,另外還有「殺熟」的事件頻傳,就是為了錢而殺害身邊熟人的案件屢見不鮮。中國人經過文革的鬥爭,父子、師徒、好友之間的互相批鬥,故普遍對陌生人相當提防、冷漠甚至無情,只要三人以上,絕不會真心地提出對政治的看法,以防被告密陷害,所以在中國問路、問事情時,不要指望會得到如台灣人一般的友善而熱心的協助;然而,熟識的人還是會熱心協助你,故人情很重要。還記得前不久的「倪夏」八卦新聞中,中國明星夏禕對著記者咆嘯的情景,去過中國的人必然對這種情景不感意外,因這就是典型的中國人性格,強烈自我防衛,女子一樣很悍,陌生人之間很容易為小事大聲爭吵,感覺中國社會明顯存有一種不和諧的緊張感,難怪共黨近年力倡「構建和諧社會」。

民工較多的車站附近,治安特差,特別到了廣州車站,除了哄騙之外,還有乞討、扒手、搶劫,我曾親眼目睹二名女子的皮包與耳環遭飛車搶劫;所以行李不能離手,也儘量不要理會陌生人搭訕、慫恿、促銷。若進入餐廳、圖書館等公共場所要加倍小心物品和衣物的失竊,包括掛在椅背上的衣物,這些在台灣從不需擔心的問題。總之,在民工多的地方,明顯地感受到緊張,一刻也不能大意。

中國人普遍以為只要「科學」能趕上西方,中國就能「發展」與強盛,殊不知,正是良善的政治制度帶來「公平」,進而「效率」、「科學」,進而經濟「發展」。否則,假如我們今日給予中國同美國一樣的科學水平,在沒有監督制衡的貪腐制度之下,保證中國仍將漸漸落後。中國人民還要受苦多久?數千年不曾足嗎?現在還要將惡質的政權染指於台灣,要摧毀一個難得演化出民主自由的地方!?

四、對台認知與政策

北京因為是決策之地,故北京學界普遍對台較強硬,但是學者仍分成各派,強硬的程度不一。下到中部與南方,天高皇帝遠,大多只重和平、穩定、發展,最重要的是經濟要先搞起來,故中國人民大多認為兩岸戰爭的可能性很低。中南部的民眾最重視的還是經濟發展的問題,也就是如何過更好的日子。對大多數的中國人而言,普遍對中國經濟發展充滿希望,對中國的崛起也充滿信心,認為「時間站在中國這一邊」-相信隨著中國的綜合國力的增長,統一台灣的實力必然與時俱進,認為台灣問題拖久了,統一就會水到渠成,有稱之為「水到渠成論」。故目前最重要的國家戰略仍是發展經濟,對台則「反獨」即可,「統一」不急,也就是「不怕拖」的策略,這一點與江澤民不同,胡錦濤去年在巴西也曾表示「中國要強盛,中華民族要振興,第一要發展,第二要統一」,「發展」仍優先於「統一的目標。

在對台方面,胡錦濤出台「胡四點」作為對台的最高指導原則,胡將「反獨」拉高到「促統」之上,現階段各單位的首要任務就是「反獨」,對台採取比過去「硬的更硬,軟的更軟」之策略,也就是對台灣人民更軟,對獨運力量更硬,將擴大拉攏面至廣大台灣人民,縮小打擊面專對付獨派人士。台灣南部人民是其所設定的目標。

從國際戰略上來看,中國研判此時「聯美制台」有很大的空間,因為美國自2001年開始,首要任務在反恐,至今其在中東佈局一時也難以脫身,加上朝鮮核武問題,以及雙邊貿易問題等,都需要中國的支持,使得美國在此時不願見到台海緊張,故中國對美的遊說工作火力全開,對美遊說人數比江澤民時期多上一倍,中國和所有美國官員會面中,「台灣問題」是「絕對必談」的課題,並且一改過去排斥外國強權對台灣問題說三道四的立場,反而積極地引入國際力量「聯美制台」,從過去強調的「內政問題」轉而積極爭取國際支持。

五、對日觀感與政策

在中共對外戰略上,首先,中共認為此時是東亞自有歷史以來,首次出現中日兩極皆強的國際體系,過去歷史上不是中國強時日本弱,就是中國弱時日本強。中國人民現在普遍甚為滿意其日益崛起的態勢,但是民間的仇日情節甚深,然而中國政府卻把對美與對日的戰略區隔開來,認為日本並非中國的戰略問題,但中國卻是日本的戰略問題,因為日本沒有能力,故無須把中日關係搞壞,雙邊的工商業合作利益甚大,反日過激會回過頭來傷害自己。但是中國民間對日不滿的情緒高昂,中國政府也會默許,或者視情況適度鼓勵,使反日的民族主義能在可控制的範圍之內,又可以強化民族主義,以作為國家向心力的水泥。

結論

數個月走過中國的經驗,使我深深體認到,中國與台灣絕對是「兩個國家」,硬體如此,軟體更是,假如要強行統一,另一場「228事件」浩劫將無法避免。中國人如果聰明,應該著力於讓台灣的可貴經驗能普及到全中國,這才是中國人之福,而不是用統一來摧毀千萬年難得演化成功的華人民主政治,可惜中國統治者是不可能有此睿智與民主素養的,故台灣人民更應該「同心肝、拼幸福、來建國」,知道中國真相的台灣人絕對會有同感!

胡錦濤主政以來,雖然中國對台政策更為主動靈活,但也會錯估情勢,一如台灣高層的政治人物也說不準選舉的結果一般。中國對台的情勢幾次錯估,近者有「反分裂法」通過所造成的國際責難壓力與台灣326百萬人民遊行抗議;錯估情勢的遠者有1996總統大選的文攻武嚇所造成的棄保效應等。事實上,中國官學界也坦言在台灣問題上最頭痛的莫過於對台灣民意的捉摸,故而更加強調「寄希望於台灣人民」,要「真正瞭解」台灣廣大民意,想要對症下藥。面對胡錦濤時代對「台灣人民」「千方百計」的著力,台灣必須思考如何縮小族群的分歧、團結民間與社運力量,停止內耗、相互尊重,以免留給中國「見縫插針」的機會,尤其在反恐的國際格局之下,台灣政府的空間被限縮,民間相對有較大的空間,故獨立建國運動更應該要全力開展,義無反顧,小者可以藉以向國際發聲形成「建構的力量」,促使美國重新思考調整「一中」政策,等到國際格局一但成熟,民意與國際力量匯流,台灣國就能水到渠成!

在台海軍事上,對於中國領導人而言,經濟成長帶來了政權的正當性,故若沒有絕對勝利的把握,絕不會輕啟台海戰事,自危政權,所以未來在國力與軍力尚未達到與美國抗衡的水平之前,中國對台勢將不時出現「臨界威懾」的策略,而且依照嚇阻理論,若前次的嚇阻失敗 (例如1996年的導彈嚇阻) ,將使下一波的嚇阻必須比前次更強才能達到效果。台灣可能必須思考如何形成一套「說帖」,以在國際反恐格局之下防止中國對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的「戰略要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