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安保通訊第9期 跋

2008年3月馬英九在大選勝利,不待5月的就職,使在台灣而原本搖晃的中華民國之「主權獨立國家」的地位加速退色。馬政權的成立沒有讓人民有新政府、新氣象的感受,在「終極統一」即「終極投降」的政策下,人民不安,甚至有人自殺,也引起美國不安。

美國自「九一一事件」後轉向對中國妥協,原本是民主政治展現民意最重要的台灣公民投票,都受到抑壓,使台灣人民無法行使自決權。台灣本是「台灣人的台灣國家意識」因此無法展現而仍面臨中國赤色帝國主義的侵略。今年元月二十日,美國因去年民主黨的選舉勝利,由歐巴瑪就任新總統,台灣本有機會希望美國在政策上改弦易轍,尊重民族自決,但由於馬英九及中國國民黨出賣在大選期間的承諾──「堅決主張台灣的前途必須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的承諾(詳見2008年3月15日中國國民黨在「中國時報」刊登的廣告),不論是政治、外交、經濟、國防、文化、社會政策等等,一意向中國一面倒,棄國家化、棄台灣化,使美國不能不重新檢討對台政策。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艾略特國際關係學院在華府時間1月29日舉行研討會,檢討兩岸新形勢。喬治城大學教授沙特、美國戰院教授柯爾等指出馬英九政策的錯誤的嚴重性,認為歐巴瑪政府應檢討美台的戰略關係。美國戴維森大學教授任雪麗甚至指出陳雲林來台,台灣民眾的大規模抗議行動是好事,打破北京和國際的幻想。(以上請參考1月31日「自由時報」的報導)

由此看來,台灣人民自我犧牲而維護主權是絕對正確的。但台灣人民對自己有決定自己的命運,甚至保衛鄉土,應如何在國際上主張,絕對有自我認識的必要。本協會在去年舉行研討會,由黃爾璇教授撰寫「台灣國際地位的羈絆和解脫」一文,今日有重讀的必要,故在本刊這一期刊出。

 

******************

 

去年馬英九當選後、就職前,拜訪當時任內的陳水扁總統,馬還處於選舉的心態,不但不能請教政權「接棒」問題,竟然為「九二共識」辯駁。馬與他的外省人第二代權貴夥伴壟斷政策主導權,標榜「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其實在施政上是「一中原則」下「終極統一」;「九二共識」是用來混淆的口號。

另一方面,北京對台終極目的是侵略。首先用經濟共同市場將台灣納入中國圈內,以和平手段為優先,輔以武力威脅;即是「威脅利誘」手段達到「併吞」的目的。黔驢技窮時,則利用國際局勢以武力直接併吞,不計後果。但在「統一戰線」的口號上,中國對台分為幾個階段。筆者見馬英九與陳水扁見面的情形,昧於事實,開始草擬「國家定位與十五年來的台中交涉」於去年6月完稿,也在本期刊載。

 

******************

西藏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淪亡,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後,各民族受到嚴重的壓迫。中國自古以來是人治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有「憲法」,也是徒具空文而已。

中國稱漢族以外的民族,不論是幾千萬或幾百萬人,都稱作「少數」民族,中國用「同化」政策,是以漢族來同化之,是民族歧視政策。

中國以「中華文明」壓迫其他民族,但西藏民族是屬於「印度(Hindu)文明圈」,而維吾爾民族屬於「伊斯蘭文明圈」,他們本來是有國家經驗的民族,要求獨立建國本是合乎正義的行為。

北京政權為了2008年的奧運,早在幾年前就壓迫各民族,尤其想把他們趕離北京及其附近。例如在幾年前維吾爾人推車賣烤肉串營生,被「公安」搗毀,並用腳踩肉串,使不能食用,目的是要將他們趕離北京。但這些人,他們的祖先在清朝的時候就居住在那裡的。所以在去年北京奧運前發生民族抗爭,其濫觴不在近期。因此在去年3月14日西藏僧侶發生抗議及被鎮壓的事情發生。同年5月12日四川汶川縣發生大地震,不論是東方或西方的評論人都認為是「天譴」。8月的奧運國際社會認為是Genocide Olympic(種族滅絕的奧運)。

中國對民族壓迫已如上述,近年來論述的著作甚多,但國內太少,本期所採用的是親身經歷者所寫或受訪的文章,李永熾教授在百忙中受託整理有關維吾爾一文,另一位無名氏的女士翻譯有關西藏一文,都是為人權奉獻,功德無量,感激不盡。本刊是非賣品,也是為人道立場刊載此等文字。

最後附言者,關於「西藏」用辭,近年西藏人自我解放運動者,漢字寫法改用「圖博」。

又本刊之執行編輯是本協會的陳國雄秘書長,與作者一起,筆者在此表示感謝。

 

鄭欽仁

于2009年2月2日


 

2008年3月馬英九在大選勝利,不待5月的就職,使在台灣而原本搖晃的中華民國之「主權獨立國家」的地位加速退色。馬政權的成立沒有讓人民有新政府、新氣象的感受,在「終極統一」即「終極投降」的政策下,人民不安,甚至有人自殺,也引起美國不安。

美國自「九一一事件」後轉向對中國妥協,原本是民主政治展現民意最重要的台灣公民投票,都受到抑壓,使台灣人民無法行使自決權。台灣本是「台灣人的台灣國家意識」因此無法展現而仍面臨中國赤色帝國主義的侵略。今年元月二十日,美國因去年民主黨的選舉勝利,由歐巴瑪就任新總統,台灣本有機會希望美國在政策上改弦易轍,尊重民族自決,但由於馬英九及中國國民黨出賣在大選期間的承諾──「堅決主張台灣的前途必須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的承諾(詳見2008年3月15日中國國民黨在「中國時報」刊登的廣告),不論是政治、外交、經濟、國防、文化、社會政策等等,一意向中國一面倒,棄國家化、棄台灣化,使美國不能不重新檢討對台政策。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艾略特國際關係學院在華府時間1月29日舉行研討會,檢討兩岸新形勢。喬治城大學教授沙特、美國戰院教授柯爾等指出馬英九政策的錯誤的嚴重性,認為歐巴瑪政府應檢討美台的戰略關係。美國戴維森大學教授任雪麗甚至指出陳雲林來台,台灣民眾的大規模抗議行動是好事,打破北京和國際的幻想。(以上請參考1月31日「自由時報」的報導)

由此看來,台灣人民自我犧牲而維護主權是絕對正確的。但台灣人民對自己有決定自己的命運,甚至保衛鄉土,應如何在國際上主張,絕對有自我認識的必要。本協會在去年舉行研討會,由黃爾璇教授撰寫「台灣國際地位的羈絆和解脫」一文,今日有重讀的必要,故在本刊這一期刊出。

 

******************

 

去年馬英九當選後、就職前,拜訪當時任內的陳水扁總統,馬還處於選舉的心態,不但不能請教政權「接棒」問題,竟然為「九二共識」辯駁。馬與他的外省人第二代權貴夥伴壟斷政策主導權,標榜「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其實在施政上是「一中原則」下「終極統一」;「九二共識」是用來混淆的口號。

另一方面,北京對台終極目的是侵略。首先用經濟共同市場將台灣納入中國圈內,以和平手段為優先,輔以武力威脅;即是「威脅利誘」手段達到「併吞」的目的。黔驢技窮時,則利用國際局勢以武力直接併吞,不計後果。但在「統一戰線」的口號上,中國對台分為幾個階段。筆者見馬英九與陳水扁見面的情形,昧於事實,開始草擬「國家定位與十五年來的台中交涉」於去年6月完稿,也在本期刊載。

 

******************

西藏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淪亡,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後,各民族受到嚴重的壓迫。中國自古以來是人治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有「憲法」,也是徒具空文而已。

中國稱漢族以外的民族,不論是幾千萬或幾百萬人,都稱作「少數」民族,中國用「同化」政策,是以漢族來同化之,是民族歧視政策。

中國以「中華文明」壓迫其他民族,但西藏民族是屬於「印度(Hindu)文明圈」,而維吾爾民族屬於「伊斯蘭文明圈」,他們本來是有國家經驗的民族,要求獨立建國本是合乎正義的行為。

北京政權為了2008年的奧運,早在幾年前就壓迫各民族,尤其想把他們趕離北京及其附近。例如在幾年前維吾爾人推車賣烤肉串營生,被「公安」搗毀,並用腳踩肉串,使不能食用,目的是要將他們趕離北京。但這些人,他們的祖先在清朝的時候就居住在那裡的。所以在去年北京奧運前發生民族抗爭,其濫觴不在近期。因此在去年3月14日西藏僧侶發生抗議及被鎮壓的事情發生。同年5月12日四川汶川縣發生大地震,不論是東方或西方的評論人都認為是「天譴」。8月的奧運國際社會認為是Genocide Olympic(種族滅絕的奧運)。

中國對民族壓迫已如上述,近年來論述的著作甚多,但國內太少,本期所採用的是親身經歷者所寫或受訪的文章,李永熾教授在百忙中受託整理有關維吾爾一文,另一位無名氏的女士翻譯有關西藏一文,都是為人權奉獻,功德無量,感激不盡。本刊是非賣品,也是為人道立場刊載此等文字。

最後附言者,關於「西藏」用辭,近年西藏人自我解放運動者,漢字寫法改用「圖博」。

又本刊之執行編輯是本協會的陳國雄秘書長,與作者一起,筆者在此表示感謝。

 

鄭欽仁

于2009年2月2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