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就是台灣

盧俊義◎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有個家庭去年從國外回來將孩子送去鄰近國小插班入學讀四年級,由於小孩是在美國出生,只會聽國語、講台語,以及非常美式的英語、文。對於中文的認識幾乎等於零,因此,讀起中文書來可說是字字陌生,根本就看不懂。

對這位插班進來的新同學,班上同學都抱著好奇的心,班級導師介紹給全班同學,要大家多愛護他、幫助他,好讓他很快能趕上進度。而同學一聽到是從美國回來的,也都持著「關愛的眼神」看他。因為他的英語、文好,釵h同學動不動就跟他「哈囉」東、「模稜」(早安)西的。

開學後上課,很多時間都是上國語課。他在聽的方面並沒有問題,對他來說,最困難的是在寫字。他無法理解為什麼中文是這樣子的寫法:為什麼一定要由左而右、由上往下畫,他認為應該也可以由右往左畫、由下往上拉,於是,他就用自己覺得最快的筆法畫字。原來他是將老師寫在黑板上的字,都當作像是學「素描」的畫一樣在「畫」字。級任導師知道他的特殊情況,體諒他,也鼓勵他。但有些科任老師就不是這樣;他們有時故意講很快,並且叫他起來回答問題,讓他覺得壓力相當大。

有一次上歷史課。老師叫他起來問說:「有誰知道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是哪一個?」他毫不加思索地就舉手回答說:「美國。」全班同學聽了後,都笑了。老師問說:「為什麼?」他很快回答說:「因為那是我的國家。」同學聽了更是笑得呼呼大叫。老師認為他是故意搗蛋,就回了一句話:「你是美國人嗎?不要臉,我們是中國人,是中華民國的國民,為什麼要說自己是美國人?你那麼愛當美國人,就回美國去,幹嘛還在這裡?」聽老師這麼一說,全班同學都突然間感到很不對勁,瞬間就停止了原有的笑聲,有釵h同學對這位備受委屈的同學投以關懷和難過的眼光。這時有位同學舉手說:「老師,他剛從美國回來。」老師似乎並不接受學生的提醒。這位學生隱忍了快要掉下來的眼瓷A緩緩地回應老師一句話說:「我是美國人,但我的爸爸和媽媽都是台灣人,我的阿公、阿嬤都是台灣人,只有我和妹妹是美國人。」

他剛講完,隨即有一個同學替他說話:「老師,他真的是剛從美國回來的,他的爸爸在XX大學教書。所以國語不太會講。」

老師好像氣還在心頭,聽了就接著說:「爸爸在大學教書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就是中國人,為什麼要說美國偉大?」

有一位同學聽了之後,很不服氣地說:「老師,我是台灣人,我爸爸和媽媽都是台灣人,我們全家都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另一位父親過去曾參加過社運的同學接口說:「老師,你說你是中國人,為什麼不回中國去?我曾和爸爸參加過『Say No to China』,我才不是中國人。」聽到這學生一講,班上很多同學紛紛細語說:「是啊,我也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聲音越來越大,此起彼落,大家議論紛紛。幾乎班上的學生都在說自己就是台灣人,跟著有好幾位同學也異口同聲說:「Say No to China。」一聽到這句話,這位美國回來的小學生,好像聽到了自己的語言一般,很是興奮地舉起緊握著拳頭的右手,大聲一呼:「Yes, Say No to China」!於是,全班同學都跟著他大聲喊著說:「Yes, Say No to China」!

這位老師看到這情景,嚇了一跳,心裡一直想著「怎麼會變成這樣」?另一方面又怕學生回家後會告訴父母而引起不必要的困擾。沒有想到教書快二十年了,竟然會碰上這麼「硬」的班級學生,而且想也想不通才只有小學四年級的孩子,十一歲左右的年齡,怎麼會變得這樣「政治」了?越想心就越不平衡,於是大聲說:「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對不對?」沒想到這位還站著的同學會接著說:「No, Taiwan is Taiwan!」老師怕學生又跟著起鬨而大喊這句話,就趕緊說「今天提早下課」,也不等待班長喊「起立,敬禮」,就匆匆地跑出教室。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