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定位與十五年來的台中交涉 ──「一中原則」、「一中各表」和「九二共識」──

台灣安保協會理事長

 

目次

辜汪會談的「前提」

辜汪會談後四個月,「白皮書」推翻會談「前提」

「江八點」,李訪美,中國乘機翻臉,射導彈

江澤民積極侵台佈署(1995~2000年)

1999年的「兩國論」與2000年的「白皮書」

第二次發表的「白皮書」是過去對台統戰論述的總合

2000年重新制定統戰新論述,但一中原則不變而不得逞,充滿悲觀。

「聯共制台」策略,自2004年起加快腳步

大選後的「國共平台」,使台灣國家定位工程損失十年光陰

接受「一中原則」,在國際社會勢必走向自絕之路

 

回顧1988年李登輝主政、至1992年之間積極與中國交涉,想改善雙邊關係,結束敵對狀態;一方面有所謂密使[1],一方面海基會與海協會積極交涉,遂有辜汪會談「前提」的定調。

 

辜汪會談的「前提」

這個前提就是1992年11月16日海協會給海基會函所說的:「海峽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努力謀求國家統一。但在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中,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含義。本此精神,對兩岸公証書使用(或其他商談事務)加以妥善解決。」

這也就是說,接下來的「辜汪會談」是要解決雙方卡了很久的「事務性」問題,但不涉及國家地位層次問題,即文中所說的「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含義」,儘管這含義是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但不去碰觸。所以辜振甫說得明白,「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應該不是雙方的共識而是「相互諒解」或「附和」更能貼近事實[2]。但是對國家問題本來互不觸及的問題,卻被蘇起的「九二共識」框住,成為「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和「九二共識」的不同版本。前者是中國國民黨為主張;後者是中國共產黨及其國家的主張。致使後來的雙邊會談,不論是事務性或政治性問題── 特別是外交事務,都被綁在「一個中國原則」下難以翻身。

 

辜汪會談後四個月,「白皮書」推翻會談「前提」

1992年11月16日海協會致函海基會同意辜汪會談的「前提」,故於1993年4月辜汪會談,達成四項協議,雙方是平等、互不隸屬關係。但是經過四個月,中國發表「台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白皮書,完全否定平等及互不隸屬關係,筆者在2001年另有文章說明,在此只舉幾個要點:(一)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二)台灣對外不能有「務實外交」、「雙重承認」,也不能加入聯合國系統的所有機構、以及參加政府間的國際組織;台灣對外使用的名稱,「台灣只作為中國的一個地區」,只能用「中國台北」(Taipei,China)和「中國台灣」(Taiwan,China)。致於Chinese Taipei,只能在亞洲開發銀行(ADB)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使用。[3]

中國的豹變,「白皮書」企圖奪去台灣所有居民的國家尊嚴,並且在國際社會扼殺政治與社會(民生)的生存空間。白皮書等於是最後通牒的宣戰書,但看不到口口聲聲維護「中華民國」體制者的抗議。

 

江八點,李訪美,中國乘機翻臉射導彈

到了1995年1月30日(農曆除夕),江澤民對台發表「江八點」,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不得主張「分裂分治」、「階段性兩個中國」和「台灣獨立」。表面上對於台灣與外國發展民間性經濟文化關係不持異議,實際上是反對台灣「擴大國際生存空間」,重申「不承諾放棄武力」;但武力的威脅,用「和平統一」談判的口號包裝,分化台灣各政黨、團體而引誘與之「協商」。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重申「白皮書」所說的不能有「務實外交」及加入國際組織。所謂「務實外交」,是沒有名號的「捨名求實」,即是常見的沒有邦交的經濟、文化交流等等。總之,目的在堵死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包括國際經濟在內。

江澤民自發表「江八點」以來,江的野心,想在其國家主席任內完成掠奪台灣的「統一大業」。但是同年(1995年)6月16日李登輝訪問母校康乃爾大學,突破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圍堵,並聲明「中華民國在台灣」;於是江澤民乘機翻臉。

1995年7月21至23日中國對台灣北方海域發射導彈,此實距李登輝訪美僅僅一個月。翌年3月8日又對東北海域發射導彈,3月8至13日對西南海域發射時,已逼近總統大選之日。3月23日台灣首次總統直選,中國的導彈順利的幫了李登輝當選。

 

江澤民積極侵台佈署(1995~2000年)

江澤民心裡的統一大夢,使用武力不得逞,根據謝淑麗(Susan L. Shirk)的研究[4],由1995年到2000年,江澤民對台採積極強硬路線,這一時期有「江八點」、射導彈,以及1997年召集黨、政、軍的對台政策最高責任者成立「對台灣工作領導小組」,由他自己領導,1999年更加緊擴張軍備[5],2000年2月21日中國第二次發表白皮書,如其標題「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所顯示的,強調「一個中國原則」,強烈反映江澤民的侵略企圖。時逢台灣總統大選,中國的武力干預企圖促使美國的航空母艦出動,使中國侵略不得逞,反而幫助陳水扁在3月18日順利當選,此離白皮書的發表纔一個月。

 

1999年的「兩國論」與2000年的「白皮書」

白皮書發表的背景與「兩國論」有關。1999年7月8日李登輝接受德國電台訪問,謂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是國與國的關係,至少是特殊國與國的關係。李所持的理由:(一)1991年修憲,憲法範圍所及是台灣(不及中國大陸),(二)總統與國會權力來源是由人民選舉而來,(三)國家權力統治的正當性來自台灣人民之付託。(四)雙方關係不在「一個中國」的架構內;不是一方為合法政府,另一方為叛亂團體;也不是一方為中央政府,另一方為地方政府。

李也對來賓表示:中國共產黨所說的「一個中國」,不包括台灣。但李不排除中國共產黨的民主改革與將來民主統一的可能性;但有關這一點,李沒有權力這樣主張。當然沒有人有權力要台灣與中國合併。台灣是台灣!筆者必須說明。

到了8月29日,國民黨大會為「兩國論」定調,也要使下一年連戰與蕭萬長競選總統與副總統有義務遵守這原則[6]

話說回來,「兩國論」發表後,7月11日新華社就開始猛然攻擊李登輝,台灣國內泛藍勢力也乘機追擊,中國國民黨內部已看出窩裡反,但與中國的互動關係,其中到底有什麼奧密,希望有專家深入探討。

李登輝的主張,在脫「中國內戰體制」和「國共鬥爭架構」是值得肯定的,但中國方面在醞釀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的「對話」,由對話進而「談判」,在2000年發表的「白皮書」寫得很清楚。

可惜的是「兩國論」提出後未能「入憲」,喪失獨立自主的機會,功虧一匱。「入憲」是中國最害怕的,事後發表的「白皮書」也明白的說:「企圖通過所謂『法律』形成落實的『兩國論』…是對和平統一的極大挑釁。如果這一圖謀得逞,中國和平統一將變得不可能。」中國所害怕的,正是台灣所需要賴以穩定「國家地位」。

 

第二次發表的「白皮書」是過去對台統戰論述的總合

2000年發表的第二次白皮書,可以說是對台政策的總整理,總括1949年以來對台的主張。如上文曾經提到的,白皮書的各章節是繞著「一個中國原則」演繹出來的內容,所謂「一個中國原則是實現和平統一的基礎和前提」(第二章),先是由國共兩黨「政治對話」,進而「政治談判」。並且明白表示其1998年1月「中國政府向台灣方面明確提出,在統一之前,在處理兩岸關係事務中,特別是在兩岸談判中,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也就是堅持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

筆者在此所要指出的是,蘇起等人所主張的「九二共識」即上面所說的內容,「堅持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沒有蘇起所要的「九二共識」有「一中各表」。過去的「一中各表」在口頭上各自說說,以便處理事務性問題;但「政治談判」是另一議題。

接看上面引文,說:「中國政府希望,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雙方平等協商,共議統一。」就是說,政治「協商」是要「共議統一」,即如何被合併及商洽所給的地位。但有關「地位」問題,又如何處理?「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找到所謂「兩岸平等談判的適當方式。」這方式是什麼,就是接受港、澳模式。其說詞如下:

「實踐証明,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完全可以找到兩岸平等談判的適當方式。香港、澳門回歸中國以來,港台之間、澳台之間原有的各種民間往來與交流,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繼續保持和發展。」

這是不高明的詭計、詭語的「一國兩制」下的地方政府。其實白皮書「前言」劈頭就說:「國民黨統治集團退踞中國的台灣省,在外國勢力的支持下,與中央政府對峙,由此產生了台灣問題」。其意即是:中國國民黨政權是內戰失敗的地方割據勢力對抗「中央政府」。

合觀以上論述,馬英九政權遵照蘇起的「九二共識」論述,是如上文所說的不再有「一中各表」;中國的「九二共識」是「一中原則」,即「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央政府是中共政權,中國國民黨政權是流亡政權。

目前馬政權搞三通直航,完成鄧小平的宿願,另外搞觀光、一中市場,皆非「政治性」議題。但非政治性議題要提升為政治性議題是容易的,馬政權的「經濟掛帥」逐漸被導引,「請君入甕」。胡錦濤目前是否對非政治性議題暫打馬虎眼,以等待奧運舉行之後,且今年中國的經濟如溫家寶所說的是最艱困的一年;馬的「經濟掛帥」合乎北京現階段統戰需要。

但中國自2000年以後又有另一種「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的論述,筆者稱之為第二種論述。總結上文所說的,自1993年第一次白皮書的發表到2000年第二次白皮書的發表沒有所謂「一中各表」只有「一中」原則,筆者稱之為第一種論述,以便對「中國對台政策」的分期探討。

 

2000年重新制定統戰新論述,但一中原則不變而不得逞,充滿悲觀

江澤民窮兵黷武、孤立台灣的杯葛政策,使雙邊事務僵化而不能解決。台灣走向自己的路,使江澤民無機可乘,故江澤民和他的智囊不得不想辦法,重新擬定對台統戰用語。

原來主張的「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其地方行政單位,自2000年起改口說是:大陸和台灣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其實這「新論述」祇不過是朝三暮四、朝四暮三的伎倆,對「一個中國的原則」不變。但這種文字上的巧計,其國內的人並不知情,仍稱台灣是其「省」。但不管對內與對外說詞有別,如上文所說的「一個中國原則」始終不退讓[7]

這「新論述」在2000年9月由錢其琛(副總理)首先發表。(「白皮書」發表是早在同年的2月21日)2001年3月錢其琛會見台灣立法委員也重述此新說法。同月後半,錢赴美國,與布希重要幕僚見面,以及在美國演說,也擺出此柔軟姿態[8]

中國英文版的公式年鑑承認調整「一個中國原則」的政治術語,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改作「大陸與台灣兩者都是中國的一部分」,為使台灣人較能接受[9]

關於江澤民為對話再開、為自己下樓梯隱藏的詭計,中國問題專家Richard Bush把它定調為「無花果葉」(Fig leaf),就是我們常語所說的「遮羞布」[10]

但是陳水扁總統並不接受這「新論述」,它仍舊是「一中原則」下的「九二共識」,故拒絕協商。2005年胡錦濤仍設計吞下台灣,對「一個中國」試加銓釋,提出「兩岸一中」(”two shores, one China”)但陳總統不接受,之後胡錦濤不復提出,以免危及本身的地位。

論者以為在江澤民時代,特別是自「江八點」提出之後,激起人民幻想,以為兩岸「統一」已在眼前;又容使人民解放軍充裕武備,窮兵黷武,也是促成這種幻想的原因。胡錦濤當政,也受這種輿論壓制,或近於崩潰。台灣問題安定化是胡錦濤所迫切期待的。在胡未全面掌控軍隊時,2002年8月陳水扁接著李登輝的「兩國論」推出「一邊一國論」,同時在立法院推動公投法的立法。

中國沒有什麼辦法,祇好發動媒體圍勦。鬥嗅陳水扁總統,據說2002年8月5至12日的一週間,『人民日報』批陳水扁「玩火」達三十次以上。胡錦濤對陳三緘其口,以免因失言,使其政敵有可乘之機而失足。然而在這時期,江、胡集團對台充滿悲觀論,在其國內醞釀制定「反分裂國家法」的法律,以代替行使武力。

該法對台、對美及對中國人來說,看來都很強勢,而且不會奪去中國方面的行動自由。該法的內容有十足的武力威嚇;但對美國解釋,並不是要以武力強行統一,而是為阻止台灣獨立,維持現狀。

然而在台灣內部,2004年陳水扁再度當選,中國的悲觀論達到高峰。不料在同年12月台灣的立法委員選舉,泛藍勝利,從這時期起政局不穩。泛藍鼓動風潮,遂向中國傾斜。

 

「聯共制台」策略,自2004年起加快腳步

2004年總統大選,連戰失敗,但不承認敗選而造成台灣國內的藍綠對立;政治的煽動,整個集團不承認在選舉前夜暗殺陳水扁、呂秀蓮事件,竟然誣衊陳水扁是自導自演。台灣社會設輿論誤導,稱該事件為「三一九槍擊案」而不是「三一九謀殺案」或「三一九謀殺未遂案」以減輕對該事件嚴重性的觀感。

泛藍政客在這些年為尋求政治資源遊走台海兩岸,2005年以江炳坤為前導,安排連戰赴中國,4月29日連戰在北京大學演講,公開宣示「聯共制台」,爾後再修詞加一「獨」字。

連戰與胡錦濤發表聯合「公報」說:「兩黨共同體認到,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其實連、胡並未達到共識,在記者會上,連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胡所說,無「一中各表」,且不見「公報」上明文記載[11]。由此可以看出中國「一個中國原則」始終沒有改變,其中是否潛在著必要時可以分為「政治性」與「事務性」議題處理的機會,尚待觀察,但日後對台灣的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譬如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為觀察員(非正式會員)仍舊每年加以封殺。

 

大選後的「國共平台」,使台灣國家定位工程損失十年光陰

今(2008)年3月22日總統大選,在競選期間,馬英九強調「九二共識」,「接受一中原則」,已能看出國共之間有套招。在當選後的第二天(3月23日)馬再強調「九二共識」。

到了3月26日美國總統布希主動致電胡錦濤促兩岸會談;對其內容,新華社的英文版的報導,兩岸承認一個中國,但同意各自的定義。但漢文版是「九二共識的基礎上恢復兩岸協商談判」,沒有「各表」,但仍須在「一個中國原則的基礎上」達成協議。

另外中國外交部官方網站之漢、英文版俱為一個中國,亳無「各表」。「這是中國非常典型的『內外有別的手法』。[12]其漢文記載仍舊是上文所指的1993到2000年典型的說法;致於國台辦的說法,是上文所指的2000年以後的第二種說法,顯然為統戰目的所做的欺騙技倆,已如上文說過的[13]

話說回來,布、胡熱線促成兩岸對談,美國一向的立場是主張兩岸會談不設前提,但目前美國的態度究竟如何,是否接受「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仍待觀察[14]

這個問題非常重要,因此陳水扁在520卸任之前,做了最後的努力。3月28日陳總統召見美國在台協會理事長薄瑞光問兩個問題,先說第二個問題,即1943年的「開羅宣言」如何能解讀為中國對台擁有主權;並指出所謂「宣言」之後當事人邱吉爾不同意此事。第一個問題,陳總統指出蘇起杜撰「九二共識」,而且還將「九二共識」解讀為「一中各表」,要以「九二共識」展開會談,這是非常奇怪的事。

陳水扁總統又指出北京當局認知的「九二共識」是「一中共識」,並無「各表」共識,也未說中國同意「一中」用以指中華民國。92年的香港會談,彼此接受「兩岸一中」原則,但「各自表述」僅有討論、沒有結論,因此沒有共識。[15]按:台灣自古以來不屬中國,第二次大戰後的任何和約,台灣都不是中國領土,中國國民黨承認「一中各表」的「一中原則」就是輸家。

「九二共識」也持續成為中國統戰的工具,3月30日溫家寶(總理)的發言,4月28日賈慶林(中共政協主席)對連戰的發言,皆提「九二共識」,但有「一中」、無「各表」。4月12日「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副總統當選人蕭萬長以團長身分,胡錦濤以總理身分,兩者見面,胡表示以國共平台、即黨與黨的關係接觸。自李登輝的「兩國論」和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努力在國際社會建立台灣國家的形象,從馬英九未就職前就逐漸被破壞;馬在演說中提「『一中各表』的共識」,自然的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又被拉回到舊時代,成為中國內部的國共問題。但,不能代表台灣的主張。

 

接受「一中原則」,在國際社會勢必走向自絕之路

馬英九當選後,中國扼殺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並不手軟,雖然馬還沒就職,但布胡熱線與傅鰲會議時胡錦濤主倡「國共平台」,中國仍抑壓台灣的國際活動。中國向來是一手交涉、一手扼殺的雙手策略,沒有留給馬英九餘地。

譬如5月12日經建會文委何美玥到祕魯參加亞太經合會的婦女領袖會議之開幕,中國代表鬧場,抵制何美玥,「以台灣不該由部長級代表出席,否則就是違反『九二共識』,要求祕魯主辦學位,必須臨時更換台灣代表團…」云云。[16]中國代表在這裡所說的「九二共識」決不是國民黨所主張的「一中各表」。台灣不能有國家地位的代表,是其主張。也可以看出符合上文所說的兩種對台主張,(在2000年之前與之後用詞不同),故Richard Bush諷之為「無花果之葉」看穿了中國之企圖。

另一種情形是馬英九就任的前一天,即5月19日,世界衛生大會在日內瓦召開,台灣只是申請為觀察員竟然也被封殺。[17]

由此看來,馬英九在5月20日就職演說所提的「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將會是「一中原則」下台灣為中國的一部分。在事務性的經貿往來、文化交流、包機直航、觀光客來台(這些都是就職演說中所提的)是會達到某種程度的目的,但此「經濟掛帥」政策合乎中國多年來經營的「以商逼政」的統戰策略,這策略是中國認為長期而穩健的對台統戰策略已經有成效的走上統一之路。

但在政治上,馬英九也與中國一樣堅持一中原則,在國際社會上已獲得中國代表地位的中共政權將會更得勢;瀕臨外交上的孤立與絕境,中華民國在大陸來的中國國民黨第四代接班人手中,「化獨漸統」,終歸滅亡。


[1] 密使問題,2000年7月19日「中國時報」有全版的報導。

[2] 1998年辜振甫與汪道涵再會,僅僅是對話,保持交流,與1993年簽訂事務性協定不同;故98年者稱作「會晤」,93年者有協定,稱作「會談」。今年5月20日總統大選前後,為清算陳水扁政府,或稱雙邊斷絕已八年,或稱十年,若由辜汪會談算起已十五年。雙邊不能再會談,實由中國已不接受「一中各表」或另類的「九二共識」(詳見下文),實不因民進黨執政。上述的十年或十五年包括國民黨執政時期。

對於有否「九二共識」問題,辜振甫的說明詳見《勁寒梅香-辜振甫人生紀實》(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5年1月出版。)對台灣各界如何將問題化約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作為1992年兩岸會談過程及結果有所說明(見第263頁)。對於以「『共識』表達一九九二年的結果,不如用『相互諒解』(Understanding)或『附和』(Accord)更能貼近事實,且可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套用」。(見第268頁)

原為解決事務性問題,用「套用」、「套語」把不談的國家代表性問題(國家定位)問題,用來框住台灣與中國的事後種種問題(包括國家主權與外交),也就是原本雙方「回避」的國家定位問題,事後的用意,用在綁住台灣的國家出路。這是中國企圖的成功,而泛藍派系隨之起舞。

[3] 海協會致函海基會是1992年11月16日,辜汪會談是在1993年4月27至29日。白皮書發表於1993年8月31日,離辜汪會談僅僅四個月,便完全翻臉。

關於辜汪會談的「前提」及白皮書,參考筆者的「『一中』」各自表述的一時內函」,載Taiwan News財政經總合周刊,2001年11月22日發行。

「白皮書」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民國不得用自已的國號;名號用什麼,要受限制。在外交上不能有國家行為,不能有國際生存空間。這種主張,彷彿是中古時代的蠻族入侵,或是近代帝國主義的殖民地政治。

[4] 參考Susan L. Shirk(謝淑麗)著China-Fragile Superpower ,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7年出版。今年(2008年)5月有漢譯本『脆弱的強權:在中國崛起的背後』,由溫洽溢翻譯,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漢譯本刪去豐富的註釋,日譯本依全書翻譯,對於中國人民、論文題目、以及刊物名稱,都加以復原,對研究者方便。日譯本作『中國-危うぃ超大國』,德川家廣譯,日本放送出版協會,2008年3月30日第一刷發行。筆者引用部分,見該書第七章及注釋。

[5] 人民解放軍積極準備侵台,1990年代前半到中期大規模投資有成果。1999年擴充軍備更積極、加快腳步。參考上引書日譯本第334頁。2000年受阻於美國航空母艦而惱怒,更接受軍方要求,增加經費。

[6] 對於「二國論」扼要的綜合論述,見柳本通彥(Yanagimoto , Michihiko)著『台灣革命』,集英社新書,2000年10月22日第一刷發行。

[7] 對於2000年「新論述」前的一個中國主張,見上引書(英文本第198頁,日譯本第328、329頁)。對2000年後的「新論述」,見英文本第199頁,日譯本第329頁。中國改口的理由,見日譯本第329、330頁。對江澤民等在文字上的巧飾而找下台階,見原書第200頁,日譯本第330頁。

[8] 錢其琛的問題,見上引英文本第7章之註49,日譯本之註48。

[9] 見上引述,英文本註53。

[10] 見上引述:”Richard Bush,… labels this a symbolic fig leaf to justify resuming dialogue.”

[11] 詳細情形,請參考筆者「風向雞的年代-揭開連戰集團的面紗」,刊『共和國』,2005年5月號。這一期『共和國』還有多篇文章討論連戰赴中國問題,值得參考。

[12] 參考2008年3月29日自由時報鄒景雯的分析報導。

[13] 中國外交部在國際外交方面所主張的一個中國原則:「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致於國台辦在兩岸關係方面的一個中國原則,卻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

[14] 2008年3月29日自由時報刊載駐美特派員曹郁分的報導:27日美國白宮國安會亞太資深主任韋德寧在一場閉門會議指出馬英九當選總統後釋出改善兩岸關係的訊息後,「現在球已在北京手中」。此說甚是,蓋馬英九的「九二共識」是「一中原則」;短期看來,似乎可以安撫中國而達到事務性談判;長期看來,是斷送台灣前途;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人,馬之主張將掀起台、中不斷的衝突。且馬的五二○就職演說「不統、不獨、不武」是放棄台灣國家主權的主張,特別在國際社會中有必需不斷的主張是-「主權國家」。報導中又指出中國當代國際關係研究所的美國研究中心主任袁鵬認為:中國一些大原則是不會改變的,中國政府的立場應以胡四點為準。

報導中也指出「國親駐美副代表張大同質疑布胡談話時雖提到九二共識,但也提到一個中國原則,這似乎代表一種倒退。」此說法與韋德寧的說法可以相映照讀之。

總之,華府的新動向與分析,值得注意,並就以上論述更待進一步探討。

[15] 有關陳水扁總統見薄瑞光的事情,詳細請看3月29日的自由時報。同日薄瑞光又訪問馬英九仍談布、胡會的內容,諒薄瑞光是要瞭解馬英九最後的見解。

[16] 何美玥事,詳細內容看5月20日的自由時報。

[17] 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情形,看5月20日自由時報記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