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應有的省思

曾肇昌◎律師、台灣心會法政組召集人

「台灣」這個屹立在太平洋上的美麗島嶼,有著與她美麗極不相稱的複雜歷史和坎坷命運,四季洶湧的海潮,阻擋不了無數的移民,越過黑水溝登陸此地。

「吉普賽」是一個漂泊不定,有如無根萍草的族群,而「客家人」被部分人稱為是一個「時時為客」、「處處為家」走來走去的流浪人。既然我們的祖先為了逃避過去中國的腐敗統治或是天然災害,以及追求自由和經濟獨立的理想,千辛萬苦的來到視台灣為「財富累積」和「生活安逸」的美麗之島上。凡我「客家人」,除了必須放棄「客而家焉」的在自己土地上作客的心態外,更須積極的「自我認同」,以及發揚固有的優良傳統文化,如此才不會在語言的快速流失下,而有被同化的隱憂。

誠然,客家的歷史,由遙遠的北方黃河流域一帶,在種種不可抗拒的情形下,移居而來,在際遇不佳,逆境中奮鬥的客家先民中,始終保持「刻苦」客居的身分,群居在山間的僻地,因有被歧視的感受,產生「客」的悲哀,激發「忍耐粗食」的智慧,發揚「客家」的精神「刻苦耐勞」、「剛健弘毅」、「創業勤勉」、「團結奮鬥」,在歷史上,創造出許多可歌可泣的事蹟。

長期以來,來自唐山的「客家人」,無不本著「義民精神」,冒險橫渡黑水溝,來到別人不要或是沒法征服的貧瘠之地,不斷的努力開拓,把它建設成為一個美麗家園。近年來,由於政治、社會因素的影響,客家族群在「台灣」漸居弱勢,尤其在語言的快速流失下,逐漸成為一個隱形的族群。自1987年7月解除戒嚴令以來,隨著台灣社會的轉變,人民的聲音獲得政府的重視,各種社會運動風雲而起,「客家運動」也適時的活躍起來。

熱心的客家學者,基於對客家的熱愛以及強烈的使命感,乃鳩合客家先賢及志同道合的友人,共同創辦了《客家風雲》雜誌,爭取「客家尊嚴」;接著發起「還我母語運動」,向國民黨政府展現「台灣客家人」的強烈心聲與訴求。當時,雖然引起國民黨政權的注意,做些微的回應,但距理想目標相當遙遠。傳統的客家社團,長期為國民黨外圍團體,始終未能自覺當家作主,每每在選舉時,當著被拉攏的客人,選後依然是「邊緣人」。在東方的客籍政治領袖中,鄧小平從來不曾認為自己是「客家人」,因為,在大陸欠缺有利的作用。可是台灣的前總統李登輝,卻公開坦言自己是「客家人」;新加坡的最高領袖李光耀更是自認為「客家人」,菲律賓前總統柯拉蓉,在任期結束後前往福建祖先之地參墓,表示自己是「客家人」。對於海外成功的「客家人」而言,「客家人」宛如是帶著「勳章」般的榮耀。

近年來,客家文化逐漸受到政府及各個族群的重視,每到選舉時,吵熱客家選票,熱鬧一下,如曇花一現而已。陳水扁總統、馬英九市長相繼聲稱是客家子弟,陳總統率先在中央成立「客家委員會」。馬市長亦在市府成立「客家事務委員會」。一時之間,客家文化備受重視,似乎客家文化正在蛻變中有所進展。但是在社會上,「客家人」始終不敢大聲說自己是「客家人」,在政治上仍居邊緣人。古語說:「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生長在一個自稱是中原正朔,人才備出,血統純正的客家子弟,長期以來在台灣由於受到強勢人口與政治的雙重壓力下,不得不成為一個隱形的族群,真是悲哀!

「語言」與「文化」是族群存在和發展的命脈,「客家語言文化」在客家社會本身的主觀認同和一般社會的客觀認知,日益偏離,在公共領域的能見度與參與性,日益式微,最後勢必造成客家族群文化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消失,李前總統雖是「客家人」,但不會說客語,這是上一代由環境因素造成,對於客家文化的優美,應延續發揚光大,進而成為台灣主流文化之一。

李前總統曾謂:「台灣人要自己管自己,『外來政權』絕對不能存在台灣,要取消外來政權,建立自己的政治與政權,台灣才能真正出頭天!」。

統派論者,以「血濃於水」的同胞感情,主張應追求兩岸和平統一。惟中國在國際社會一再打壓「台灣」,何曾有「同胞」之情!何曾照顧過「台灣」!尤其「台灣」加入「國際組織」,何曾幫助過!在國際社會中,一再醜化「台灣」,惡言相向,甚至文攻武嚇,以飛彈五百枚對準「台灣」,身為「台灣人」,怎能不生氣?中國共產黨從來不以「人」來對待中國人,何能善待台灣人?

李前總統認為台灣與中國最大的不同,在於──「台灣」是「民主國家」,「中國」是「專制共產國家」。「台灣」最大的問題是「認同的問題」,現在是「中華民國第二共和」,「台灣」不能做「中國」的附庸,建立對「台灣」的認同後,更必須建立「道德體系」,建立屬於「台灣」主體的歷史觀、地理觀、人文觀及價值觀。他一生奮鬥的目標,就是把「身為台灣人的悲哀」改變為「身為台灣人的幸福」,把「外來政權」轉化為「本土政權」。身為「客家人」,應「認同台灣」,深切瞭解自己的命運,真正實現「客家本色」、「不是過客而是台灣的主人」的理想境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