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阿扁是有願景的領導者

莊秋雄
不久以前,筆者曾寫過一篇文章批判阿扁政權自320當選以來,一再縱容泛藍政客鼓動支持者出來無理喧鬧,不旦沒依法驅散,且一再向他們的無理要求讓步。不但己養成無理喧鬧者軟土深掘的惡習,也造成了台灣社會不少積非成是的壞風氣。320有超過半數以上的選民因為認同阿扁公投制憲的政見才選他,520阿扁就職演講時竟然又把選前的公投制憲政見突然改成修憲,違背了投票選他的多數民意,屈從了反對制憲的少數,確實是令人莫名其妙。
最近從「台灣海外網」(taiwanus.net/)看到阿扁訪問中南美州時,在巴拿馬向他匿稱為「死忠兼換貼」的台僑發表了約半小時的演講。重點是在回顧十多年來台灣在民主化及本土化的成長過程,也講到他多次關鍵性的開創參與及奮鬥,一步一腳印的走到今日的地步,使我十分感動。他也在演講裏無形中透露了他個人在參與台灣民主運動所根據的價值觀,使我更深一層理解到阿扁一向注重政治現實的運動觀。他這種用修憲取代制憲的改變,由筆者看來也是他太過遷就政治現實,屢屢迎合(無理)抗爭者而失去原則的基本原因。

他不厭其詳的敘述了迄今走向修憲路的成果。他分析最近立法院臨時會議所通過的四大主張,也就是:(1) 立委減半,(2) 單一選區兩票制,(3) 廢除國大,(4) 公投入憲等。據他說這四大主張若再配合年底國會勝選,則走修憲路的改革速度會比走制憲路更快達到我們所追求的目標。

筆者倒是認為做為領導者的阿扁,不必如此兼顧現實,而必須更秉持原則。最近他批判行政院長說用「Taiwan,ROC」有些不倫不類,建議駐外人員盡量多用「Taiwan」就好。雖是個很「現實」的建議,可是馬上就有泛藍的資深外交官程建仁嗆聲,說他還是要用憲法規定的「Republic of China」。雖然程建仁表面上似乎不聽從上司,其實他只是尊循憲法的規定而己,也沒什麼錯。可見今日咱外交上最大的困境就是固守這本「中華民國」的憲法,為什麼不提早徹底的制憲正名呢?

數十年來,我們台灣一直在遷就「現實」的情況下,艱辛的做外交工作。結果是狼狽不堪,處處受打壓。其根本原因就是不敢堅守主權獨立國的原則,延用「中華民國」這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混淯的國名國號才會如此狼狽的。因此我們才一再呼籲要正名制憲。

不錯,阿偏是眷顧還有接近一半的人民尚未認同製憲正名的現實。但我們期待的阿扁不應是一個一再遷就現實的領導者,而是一個像他在「台灣之子」這本書第143頁中所自述的,新領導者必須向人民提出願景及目標。因此我們期待的阿扁不應是只注重及遷就現實的總統,而是一個能夠向我們提出有前瞻性願景的領導者。當有接近一半的人民不願或不敢接受國家正名時,有願景的領導者不能只是遷就而是要說服他(她)們接受,這才是有願景的領導者該做的。

筆者在此將本文(建議) 虔誠的呈送給阿扁總統。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