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尚昆同志在軍委緊急擴大會議上的講話要點 【原件資料之二】

(根據記錄整理)

1989年5月24日

 

軍委決定召開緊急擴大會議,請各大單位主要負責同志參加,主要給同志們說一件事情,現在北京局勢還處在一個混亂狀態。雖然宣布了戒嚴,但實際上有些戒嚴任務沒有執行。有些執行戒嚴任務部隊受阻,為了避免正面衝突未強行通過。經過工作,現在多數部隊已進駐預定位置。前幾天還更亂,所有軍牌的車都不能通行。這樣的情況還不說是動亂?!首都的狀況就是動亂。這個動亂並沒平息。

一個多月來學生運動時高時低,總的是向高的發展。從耀邦同志逝世時開始一直到現在,大街上直傳的口號幾次變化,耀邦同志逝世時的口號是要為耀邦同志平反,接著就是「打倒共產黨」、「打倒官僚政府」、「打倒腐敗政府」。那時還沒有普遍喊出「打倒鄧小平」的口號,只有少數地方有。4月26日《人民日報》社論發表<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以後,學生把口號改了,不講「打倒政府」、「打倒共產黨」了,改成「清除腐敗」、「打倒官僚」、「擁護正確的中國共產黨」、「擁護四項基本原則」。五月四日以後,突然我們有的同志說,這次運動是愛國的、是合理的,這一下子又掀起了一個高潮,之後,又發展到絕食。這些情況李錫銘同志有個講話,很詳細,中央已經發了,請大家看材料,這裡就不詳細說了。黨中央總是想緩和群眾的情緒,把事情平靜下來。但是他們越鬧越大,鬧得北京失去控制。同時,外省有一個時間也是比較平靜的,現在又鬧起來了,差不多各省市都鬧起來了。總之,我們每退一步,他們就進一步。目前集中一個口號就是「打倒李鵬」,這是他們內部規定了的,其它口號就不要了。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共產黨、推翻現政府。一段時間安定了,中央某人說話或者一篇文章出來,又起來了。然後又下去一點,接著又起來了。到了最後,搞得北京不得不宣布戒嚴。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為什麼搞得首都這樣失去控制?全國都發生大的遊行示威,而且提出來的口號專門對著國務院,為什麼會這樣?前不久幾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陳雲同志、先念同志、彭真同志,還有小平同志、王震同志、鄧大姐,對這件事情都非常憂心,事情怎麼會搞成這樣子呢?經過分析事情發展的過程,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這件事發生在學生裡頭,但根子是在黨內。就是說政治局常委有兩個聲音,兩個不同的聲音,按照先念同志概括的說法,就是有兩個司令部。本來二十六日的社論精神是堅決反對動亂,這是經過常委討論決定的,是小平同志同意的。當時紫陽同志不在北京,在朝鮮,把常委決定和小平同志意見打電報告訴了紫陽同志。他回了電報,是同意的,完全擁護的。但是四月二十九日他回國,首先就提出來,這個社論定的調子太高了,定性是不正確的。這個社論講了反對動亂的問題,指出這場動亂是有組織、有計劃的,其性質是否定社會主義、否定共產黨。而他認為這是愛國的學生運動,他根本不承認這是動亂,一回來就要中央按照他的說法,要宣布這個社論是錯誤的。五個常委中另外一個聲音就出來了。接著他就講了好幾篇話。第一個是五月三日講話,是紀念五四運動的,當時還看不明顯,他很長一段講了動亂,說我們中國經不起動亂,這都是好話。但是裡頭有些話,說學生運動還是愛國的。最明顯的是接見亞行理事會理事的講話,這個話你們回去好好看一看,講學生是一個愛國的行動,是可以理解的,然後就提出我們確實有很多腐敗現象,是和學生想到一起了,我們將通過民主、法制解決這些問題,這個講話根本沒有說二十六日社論是否正確,繞開這個問題。但是動亂他講了。這是一篇相當重要的發言。所以鄧主席就講,這次學生鬧事經過幾次反復,兩種聲音出現,就是指的趙紫陽同志的這篇講話,這是一個轉折點。把中央常委的不同看法統統暴露在學生面前,學生更起勁了。所以就曾經出現「擁護趙紫陽」,「打倒鄧小平」、「打倒李鵬」。這期間,中央常委多次開會,說調子不能再變了。但是他堅持意見,在小平同志來開會的時候,他也堅持了他的意見,說他想不通,在學生運動性質這個問題上,不能同小平同志的說法和常委其他幾位同志的說法保持一致,因此,他就提出要辭職,說他幹不下去了。後來我勸他,這個問題大得很,如果把性質變了,我們就都垮了,學校廣大的教員、校長,積極的學生統統都要挨個耳光,毫無立足之地,一直在學生中做工作的大學生黨員、幹部、校長等都要被打下去。這個時候學生就提出要成立他們的新的學聯,反對原來舊的學聯,而且要他們自己選舉,北京也出現有些類似文化大革命的樣子,如北京大學占領了學校的廣播台,把學生會的牌子砸了,政法大學也出現,好幾個大學都出現了奪廣播台,甚至破窗而入。現在的問題是把黨內兩個不同的聲音完全暴露在社會上,學生覺得黨中央有一個人支持他們,因此越鬧越厲害,要求開緊急人大常委會,開緊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目的就是要明明白白地想用這些組織作出一條決議,否定四月二十六日社論,照他們的說法學生運動是一個自發的愛國民主運動。你們想一想,如果人大常委會作出這麼一個決議,那不是等於把前面那個社論都推翻了,現在他們正在積極搞這個事情,還在發動簽名。面臨這麼一個情況,我們怎麼辦?先念、陳雲同志都從外地趕回北京,要求無論如何要開會,要確定一個方針,究竟怎麼辦。當然還有其他一些老同志如彭真、王震、鄧大姐還有我們兩位老帥,都很關心這個局勢。究竟是退,還是不退?退,就是承認他們那些;不退,就是堅定不移地貫徹我們四月二十六日社論的方針。多少年來,幾位八十以上的老年人,坐在一起討論中央事情,這是第一次。小平、陳雲、彭真、鄧大姐、王老,都覺得無路可退,退就是我們垮台,中華人民共和國倒台,就是要復辟資本主義,就是美國杜勒斯所希望的,經過幾代之後我們的社會主義要變成自由主義。陳雲同志講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話,說這就是要把幾十年戰爭所奪得的人民共和國,成千上萬的革命烈士的鮮血換來的成果統統毀於一旦,就等於否定中國共產黨。北京的同志看得很清楚,在五月十九日上午,紫陽同志到天安門廣場看望絕食的人,你們看他講了些什麼話下!稍稍有腦子的人都覺得他講得沒有道理。第一,他說我們來遲了,就哭起來了;第二,說情況很複雜,有好多事情現在解決不了,經過一定的時期終究可以解決,你們還年輕,路長得很,我們老了,無所謂。講了這麼一篇調子很低沉、一片很內疚的話,好像他有很多委屈說不出來。北京多數幹部看了他那個講話,都說這個人太不講組織原則了,太沒有紀律了。當天晚上召開北京市黨、政、軍幹部大會,本來安排他要出席的,但一到開會的時候,他突然不去,這樣一個重要會議,總書記不參加,人家馬上就看出了問題,原來安排他講話,他不到,等到開會的時候,大家還在等他,這個時候,軍隊就開始向北京開進了,原來是21日0點宣布戒嚴的,因為這個形勢不戒嚴不行了,所以就提出來20日戒嚴。那天本來沒有安排我講話,臨時不能不講那段話,因為軍車阻在那裡,不講幾句怎麼行呢?所以我講軍隊是奉命來到北京,是維護治安,絕不是對付學生的,你不信以後可以看。

社會上流傳的有那麼幾個研究所散布的材料,他們冒充人民日報印號外,講了五個問題,這個東西總政(編者按:「總政」是「總是」之訛?)可以印給大家看看。材料說趙紫陽同志提出的這幾個問題,統統被常委否決了,根本沒有那回事,比如其中提出今後要納入民主法治的軌道解決問題,大家贊成的嘛,準備萬里同志回國後召開人大常委會。近一個月的時間,大家都在做趙的工作,說不能否定四月二十六日社論,否定了我們就站不住,他聽不進去。等到小平同志和我們幾位老前輩決定了不能退的時候,他寫了一封信給小平同志,說我不能幹了,我的想法與你們的想法不一樣,我思想上跟不上,我參加常委工作會妨?常委執行幾位老同志出的主意,包括鄧主席在內。但當時他同意:第一,有決斷比沒有決斷好。這是最重要的一句話,退還是不退,總要有個決斷。小平同志同幾位老同志決斷了不能退,所以他表示了有決斷比沒有決斷好。第二,我少數服從多數,小平同志說這是對的,是黨的組織原則。最後他就摔挑子了。

所以我們說,問題的根子在黨內。關於這個問題,小平同志已有兩次講話,一次是說我們出了經濟失調、通貨膨漲,經濟過熱這些現象,這在五年以前就有了的,特別是最近三年比較嚴重,沒有採取預防的措施。另一次是四月二十五日的講話,說現在黨內有不同的聲音,就拿趙來說,在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上和胡耀邦是一致的,如果把反對自(編者按:「自」應是「資」之訛)產階級自由化的工作進行到底,也就不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特別是反精神污染,只進行了二十天就罷了。這次事件和反對自由化不徹底有關,和不搞反對精神污染有關。所以說,紫陽同志說的話與胡耀邦同志不反對自由化性質是一樣的,這就把問題講透了。還有一次,小平同志和外國人談話,說我們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十年最大的失誤是對教育重視不夠,接著說對在開放條件下進來的思想,我們沒有進行艱苦工作,沒有發揚艱苦奮鬥的優良傳統,所以他講的是兩面,一個是教育、一個是精神文明,不是只講教育經費不夠。小平同志思想是一貫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做「四有」公民。

現在擺在面前的就這麼一個問題,怎麼解決?今天我想給軍隊各大單位的同志先打個招呼。中央考慮來考慮去,勢必要換領導,因為他不能執行中央的指示,同時另外還有一套。他就是要通過這樣一套立法程序達到他的目的,因為在黨內政治局大多數不同意他的意見,常委裡只有他一票。趙紫陽要辭職,傳到外面去了,現在外面就放出空氣,說是七老八十的人,怎麼能解決問題呀!我說這個問題很好回答。這是政治局常委多數作出的決定。這幾位老同志在黨內威望最高,歷史最長,而且對黨對國家有重大貢獻,小平同志不用說,先念、陳雲、徐帥、聶帥、鄧大姐、彭真,還有王老都是有重大貢獻的,在黨和國家這樣緊急關頭,他們怎麼不能出來說話!他們不能眼睜睜地看國家處於危亡狀態。這是一個共產黨員應屬的責任。現在有人散布說沒有什麼黨,都是一個人決定的,這是非常錯誤的,這件事的處理是中央政治局。中央常委多數人作出的正確決定,陳雲、先念,包括小平同志等老一輩革命家完全支持和擁護這一正確決定。戈巴契夫來華,趙紫陽對戈巴契夫講鄧小平同志的歷史地位,是完全應該的,但是發表消息時,劈頭就講這個問題,講了很長一段,說所有重大問題都是小平同志決定的。稍有頭腦的同志都覺得是一篇推卸責任的話,把小平同志擺在前面,說明一切錯誤都是從他那裡得來的。最近他有這麼一系列的東西,我相信,你們都會有些感覺的。

現在全黨必須團結起來,一心一意貫徹4.26社論精神,只有進不能退。今天就是給你們打個招呼,有個精神準備。特別重要的是軍隊無論如何要鞏固。軍隊是不是都思想通呢?這就要靠你們去做工作,我想大軍區一級的同志沒有問題,但軍以下會不會有人有問題呢?現在還有人說,軍委有三個主席,為什麼鄧小平一個人就能簽署調動執行戒嚴令的部隊,這些人根本不懂軍隊,只能欺騙學生。軍隊實行首長負責制,我們這些人只是協助主席工作,起參謀作用,他下決心不僅找我,還找學智、華清去了,秦部長也去了,他為什麼不能下命令。

我把這個消息通報給你們,黨的最高領導機構一旦有人事變動,免得大家感到突然。紫陽同志作了些工作,老實講,我們給他貼了不少金。這幾年的成績,根本政策是由小平同志提出,經政治局集體決定的,他只是執行。請大家來就是要作這幾方面的工作。第一,使你們心中有數。第二,回去開黨委會,跟大家講清楚,軍隊要傳達到團級幹部,團這級幹部非常重要。第三,黨委要統一思想,無論如何要統一到中央的思想上來,特別是軍隊。不執行命令,就要以軍法論處。第四,請你們特別注意院校,院校的幹部、主任、教授要對學員作好工作。軍隊院校絕不能參加遊行示威和聲援。第五,現在到達預定地點的軍隊,要立即安置好,保証他們休息好。要下去動員,向基層幹部講清楚是怎麼回事。剛才我來的時候,鄧主席給我們傳了一個意見,要組織幹部戰士做學生和市民的工作,向學生和街道講清楚,我們是來幹什麼的。今天已經是戒嚴第五天了,五天我們沒有開過一槍,沒打一個人。這一點老百姓是清楚的。我們要有針對性地作好宣傳工作。

還有一些退休老同志,我們有分頭向他們打招呼,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退休幹部的工作不做好不行。

這些工作要儘快地做,開完黨委會以後看看情緒怎麼樣。幾天以後你們把大致情況簡單地做個報告。通過我們的工作,使中央決定的精神能貫徹下去。

附:楊尚昆講話中刪去部分:

1. 鄧小平說一生犯了許多錯誤,最大的錯誤是錯用了胡耀邦、趙紫陽這兩個人。

2. 趙紫陽五月三日講話,楊尚昆等要求加入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趙拒絕。

3. 楊得志等七位上將受到批評,楊得志承認犯了大的政治錯誤。

4. 楊尚昆說要靠三百萬軍隊和四千萬黨員,但四千萬黨員很多人靠不住。

5. 楊尚昆說:有人想利用人大來反對黨。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