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選舉演化看台灣安全

中山大學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現階段台灣唯一的敵人就是中國,討論台灣的安全事實上就是在想辦法抗拒中國的併吞。單靠台灣自己的力量是不足與中國對抗,可是依國際現勢,也不是可以任由中國併吞台灣。中國也很清楚,以武力併吞台灣所付出的代價太高,且不見容於國際社會,若由台灣自己投入中國的懷抱才是上上之策。

不只綠營人士抗拒中國的統治,連大部分藍營支持者也不願意投向中國的懷抱,甚至於「心懷祖國」的部分新住民(外省人)也只願意回中國探親,就是不願意回他們的「祖國」定居。顯然的,要台灣居民自己投向中國的懷抱是不可能的。

有不少綠營人士覺得民進黨沒有機會參選下一屆總統,因為他們認定在選舉前馬英九就會投降中國。這是多慮了,連藍營支持者都不願意生活在共產黨的社會,台灣人不會讓馬英九將台灣送給中國。大家該擔心的是馬英九是否會築一條單行道,由台灣通往中國,使台灣回不了頭。

馬英九可能築成的單行道就是「寄生經濟」,將台灣的經濟寄生於中國,使台灣人依賴中國吃飯,如此就可以完成經濟統一。完成經濟統一之後,政治統一就自然形成。二○一二年以前因為馬英九規劃連任總統,不至於與多數台灣人對抗,然而若是讓他有機會連任,他可以不理會多數台灣人的意見,反正罷免總統的門檻太高,台灣人沒有機會以罷免的手段阻止他建築單行道。

依照目前的選舉制度,綠營的國會席次沒有機會過半,幸好國際事務與對中關係屬行政權,不是立法權,否則台灣淪入「鐵幕」是必然的。綠營只要取得總統寶座,掌握行政權,就可終止單行道的形成,所以二○一二年是關鍵年,綠營若不能獲得行政權,前途如何是可以預估。

中國國民黨的人脈關係遠超過民進黨,先天上民進黨就居弱勢,可是在二○○四年的總統大選,民進黨竟然可以略贏中國國民黨,其原因相當多,最重要的一項是中國國民黨長期執政,權力與腐化是一體的兩面,中性選民認定中國國民黨腐化,而民進黨清廉,所以擺脫人脈的束縛而投綠。可是二○○六年以後民進黨的「清廉牌」崩潰,民進黨的氣勢也跟著崩盤。

在綠營內部陳水扁有很多朋友,但也樹立不少敵人,可是在二○○○年及二○○四年的總統大選時,綠營內部絕大部分反扁人士紛紛表態挺扁,因為陳水扁是綠營的精神領袖,政治人物不挺扁會被群眾淘汰,成為綠營精神領袖的陳水扁算是輕易的整合各派系。

早期民進黨支持者不太介入初選,就算介入初選,也只是幫自己所支持的對象拉票,不做負面的攻擊,算是不介入民進黨內部的鬥爭,可是民進黨執政之後出現大變化,支持者紛紛押寶,為了效忠「主人」,嚴厲的打擊對手,形成嚴重的內鬥。總統候選人出線後,內鬥的傷痕還是不能弭平,總統候選人因而不能成為綠營的精神領袖,更不能整合派系。二○○八年的總統大選,是謝長廷自己在選總統,不是民進黨。

今年的三合一選舉,民進黨總算爬出谷底,桃園、台中、台東三縣的立委補選,民進黨又有斬獲,綠營執政總算是露出一線曙光。雖然某些自認為是大老的人猛澆冷水,可是擋不住民進黨的回春。民進黨所以出現進步的跡象,最重要的因素是候選人勤於耕耘基層。

民進黨的進步,除了候選人的因素外,民進黨逐漸擺脫「貪腐」形象也是重要因素。某些自認為大老的人物嚴厲的抨擊現任的黨主席,事實上蔡英文的表現並不差,能夠擺脫「貪腐」形象就是大貢獻之一。氣勢跌落谷底的政黨不可能一夕之間恢復氣勢,能爬出谷底就是好的開始。

民進黨有兩個致命傷,其中一個已逐漸康復,只要不再出紕漏,到二○一二年的總統大選時,應該可以擺脫「貪腐」的形象,但還有一個致命傷還吊在半空中,是否可以消除不得而知。三合一選舉及立委補選都屬地方選舉,沒有出現內鬥並不代表全國性選舉也能出現如此好景。

民進黨目前的致命傷是還未出現精神領袖,只要出現群眾的精神領袖,就可以整合派系。若是民進黨「大咖」的支持者像以前那樣挑起內鬥,總統候選人就不可能成為群眾的精神領袖。追求好處是人的天性,綠營支持者就算要押寶,也不應該挑起內鬥。宣揚所支持對象的優點,不必抨擊對手的缺點。若是自己能力太差,沒有那份本事宣揚所支持者的優點,就不要介入初選。

陸委會主委為了表示關心台灣,曾經要求對岸撤除飛彈,只是中國並不理會。就算中國撤除飛彈,還是隨時可以恢復原狀,所以要求對方撤除飛彈並無實質性的意義。況且中國的飛彈是用來威脅台灣,未必是要用在發動戰爭。中國自己很清楚,能夠透過經濟征服台灣才是上上之策。

中國各地的文化、風俗習慣有很大的差異,又出現嚴重的貧富不均,所以政局相當不穩定。對岸政權雖然強烈主張「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事實上未來有幾個中國還未得知,中國目前是以高壓統治的手段來穩定政權,這種國家有可能分裂,到時候變成台灣人主張「一個台灣」,至於幾個中國不必勞煩台灣人操心。

獨派人士目前是等待時機建國,但必須維持台灣不被併吞的現狀,若先被併吞,就算中國分裂,台灣也難以建國。目前最重要的是取得行政權,以砍斷馬英九規劃的單行道。獨派人士不只不可以介入民進黨的內鬥,更要協助該黨建立制度,消除內鬥,如此才可能產生綠營的精神領袖,進而取得行政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