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對台灣的爭奪戰

今年五月間美國國防部公布《2012年中國軍力報告》,指出人民解放軍仍視台海衝突為首要目標。儘管馬英九政府從2008年執政後即一面倒親中,中共政權對台灣的軍事部署有增無減,包括彈道和巡弋飛彈,和新式東風16型彈道飛彈已超過1500枚。最近共軍在福建北部臨東海山區,興建水門機場,將有殲10,蘇愷30與無人攻擊機等進駐,並部署S-300防空飛彈。這座最新軍用機場,既可針對台灣,也可反制日本和美國出現在東海與台灣水域的軍艦和軍機,是共軍「反介入」(Anti-access)與「區域拒止」(Area-Denial)戰策與戰力的呈現。

強化對美國心戰和統戰

2009年1月歐巴馬入主白宮後,北京卯足全力對美國各界進行政治和心戰攻勢,要求美國停止對台軍售。包括國家主席胡錦濤,副主席習近平,總參謀長陳炳德和國防部長梁光烈訪美時,無不異口同聲要求歐巴馬停止對台軍售。歐巴馬政府仍在2010年1月和2011年兩度售台防衛性武器和同意提供F16AB戰機的升級,而引起北京制式的抗議和抵制,但華府因顧慮中方更強烈的反應,一直未答應台北要求及國會眾多議員強烈支持的F16CD型戰機,不敢跨越北京所劃的「紅線」。

由於美國仍對台灣撐起一安全保護傘,美國對台安全保證的法源是1979年國會制訂之「台灣關係法」(該年4月10日卡特總統勉強簽署),北京用盡各種手段欲搬開此一「大石頭」。

為影響美國決策,中國除透過正常外交管道,也毫不猶豫使用一些不可告人的招數,例如金錢賄賂現任和退休但仍有影響力的官員。兩位美國作家,WilliamTriplett 和Edward Timperlake在其合著的Year of the Rat(中譯本:買通白宮)一書所做的調查報導,即歷歷指證解放軍和中國特務機關代表直接,或透過印尼的華人「力寶集團」李文正父子,及在美的中國幫派仔、廚師崔亞琳,用政治捐款和柯林頓進行「黑色交易」,以操控美國對台灣和中國的政策。

本來,北京並不喜歡柯林頓的對台政策,1995年柯林頓批准李登輝總統回母校康乃爾大學演講,翌年3月北京對台文攻武嚇時,他派了兩個航母戰鬥群到台灣水域保護台灣第一次的總統直選,迫使解放軍「鳴金收兵」。然1996年下半年北京對柯林頓連任選舉不過區區幾百萬美元的政治獻金卻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讓美國政策迥然轉向(about face),小柯1998年6月訪中,在上海發表「三不」政策,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一台一中政策,也不支持台灣加入以國家為單位的國際組織,如聯合國──我們的痛苦記憶猶新。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一項報告指出,解放軍外圍組織「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CAIFC)正利用中美退休將領交流計畫,試圖影響美國對台決策,和降低美國對解放軍積極擴軍的威脅感。該報告指出,中美雙方退休將領在2008年成立「三亞倡議」(the Sanya Initiative),作為向美方決策當局提供北京政策論述的管道。

在「三亞倡議」背後的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其實是解放軍總政戰部對外聯絡部的外圍組織,領導人物是曾負責軍方情報工作,官拜副參謀長的熊光楷中將。美方負責人是以退休的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副主席歐文斯(Bill Owens)海軍上將,他網羅多位有頭有臉的退休將領,其中曾任太平洋總部司令和美國駐中國大使的普魯赫(Joseph Prueher)海軍上將,為北京幫襯,傳遞中方政策的主旨;即美國不應對台出售武器,並要求美國檢視台灣關係法及對台安全承諾。

為何歐文斯會挑戰美國兩黨政府施行多年的政策?甚至在媒體著文表示「對台軍售不是我們最大的利益」?華府智庫圈子的傳言是中國深諳「有錢能使鬼推磨」和金錢萬能的道理。退休的歐文斯創立一個私募基金到中國淘金,碰到「貴人」如熊光楷之流,短短幾年獲利甚多,所以他拼命為北京講話。華府智庫專家也指出,有解放軍背景的「華為」公司多年來一直想打進美國市場,但不得其門而入,也找歐文斯代言,讓歐擔任新公司董事或顧問。

這幾年美國學界有多人以各種理由倡議「棄台」論,似非單純學術研討。北京在美國許多大學設立孔子學院及開設講座,名義上是推廣中文和中國文化,其背後是統戰部的黑手,以學術的幌子收編美國智庫和學人,並安排退休的政府官員到美國大學擔任客座或訪問學者,廣結「善緣」。

解放軍稱霸世界大夢

北京要阻止美國阻撓中國統一大業,除了要求美國停止對台軍售和放棄對台灣的保護關係以外,也有其他軍事選項,即不排除以武力嚇阻甚至打敗美國的軍事干預。這些年來,解放軍大力擴軍和現代化,對美國先進軍力急起直追,企圖早日與美軍並駕齊驅。解放軍講究「不對稱」戰術,研發和生產所謂「殺手鐗」武器,如東風21-D反艦飛彈(ASBM),被稱為「航母殺手」,可擊沉2000公里外航行的航母,已引起美國五角大廈和大平洋總部的密切注意。

解放軍已擁有核武嚇阻武器,160枚核武彈頭,從2008年以來已重新部署安裝在機動發射台及靜音先進潛艇。解放軍60艘潛艇艦隊也正在改裝核子動力及安裝第二代導彈系統,包括多彈頭飛彈,讓敵方更難以防衛。

中國購自烏克蘭的前蘇聯航空母艦「瓦雅格」號已開始試航,最快在明年即可服役。過去幾年中方已在上海造船廠建造兩艘50,000噸以上的航母,其中之一可能在2014年服役。顯然,中國建構遠洋海軍旨在向太平洋、南海和印度洋投射其軍力。

積極對外 不再韜光養晦

胡錦濤上台後曾數次提出中國在21世紀「和平崛起」概念與「和平發展」的國家安全方針,並強調睦鄰,與世界列強和諧、合作的中國外交策略。北京的大政方針是發展經濟,和低調推動「軍事事務革命」,加速軍力提升,但要努力消除或減少國外對中國崛起和中國威脅論的負面效果。

2010年後,北京涉外,尤其是對美、日的言行,明顯與胡錦濤所揭示的政策方針背道而馳,也違背鄧小平和江澤民等領導人以前「韜光養晦,有所作為」、和「不搞對抗」的教誨。中國媒體經常出現強硬派言論,批判美國,把中國「核心利益」大肆擴大,軍科院研究員羅援少將、海軍楊毅少將都是其代表性人物。這些少壯派軍人所發表的言論是他們個人意見,或是反映官方態度?以往在台北和華府都有官員和學者認為他們挑釁或強硬言論不代表官方立場或政策,但在2010年有許多情況推翻上述分析。例如,北京高層官員包括副總參謀長馬曉天和國務委員戴秉國在3月和5月間兩次告知美國國安會官員和國務卿希拉蕊南海也是中國核心利益,7月下旬外長楊潔箎在越南河內舉行的「東協區域論壇」的發言公開挑戰希拉蕊主張南海島嶼主權爭議應經由多邊協商解決的言論,反對美國介入。

90年代初中國因六四天安門事件受到國際制裁,備感孤立,當時領導人鄧小平作出「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的外交策略,在國際上低調行事。這個策略讓中國取得了近20年國內發展的和平國際環境,中國國力得以大幅提升,國際上地位與影響力也不斷提高。

20年後,中國內部激進勢力認為鄧小平當年的策略似已不合時宜,必須做出調整。他們分析,中國的崛起對鄰國和其他大國形成壓力,制約中國的繼續崛起成為許多國家的共同利益訴求,客觀形勢已不允許中國再保持低調的外交作風。往後中國外交姿態將更高昂與強勢,2011年1月間美國防長蓋茲訪問北京,軍方高調公開J-20隱形戰機向美國示威,就是例證之一。

激進論點 丟幻想、要鬥爭

2010初,北京出版了一本國防大學教授暨「軍隊建設研究所」所長劉明福大校所著《中國夢:後美國時代的大國思維與戰略定位》一書,充分表達了軍中激進派的思潮。

他認為美國國力大幅衰退,再不能也不該讓美國繼續主導世界秩序及設定議題;他並指稱中、美兩國正進行一場世界領導爭奪戰,中國成為世界「冠軍國家」和開闢「中國時代」只是時間問題。

針對美國副國務卿斯坦伯格(James Steinberg)2009年提出的「戰略再保證」要求,即中國必須向世界其他國家再保證他的發展和不斷壯大的全球角色不會以其他國家的安全和幸福為代價,該書辯稱中國的發展和崛起「不能以維護某一國家(指美國)的世界霸權為交換」。該書也認為,中美兩國應該相互承諾的「戰略再保證」是:「世界霸權,美國不謀求連任,中國不謀求接班」。

中國和美國是否可能成為朋友?該書引述毛澤東1949年「丟掉幻想,準備鬥爭」一文章,利用毛當年攻擊美國對華政策的帝國主義本質,和批評黨內一些人對美國的幻想,作者再次強調今天中美的關係仍應堅決「丟掉」對美國的「幻想」,也不能沒有「鬥爭」的「準備」。作者認為,「當中國的綜合國力、國際地位、國際影響力超越美國的時候,美國肯定是中國很真摯的大朋友」。他指出中美兩國之間的根本矛盾不是意識型態矛盾,而是對於國家地位的競爭,是競爭領袖國家,誰主世界沉浮的矛盾,也就是「冠軍國家和預備冠軍國家之間的矛盾」。

他亟力主張中國增加國防預算和擴軍,因為富國必須強軍,中國不能「自限武功」,「強軍步伐」要加快,可以在國民經濟持續高速發展的物質基礎上,在「富國」的同時「強軍」,在「富國」的進程中「強軍」。他認為現在是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發展的「新階段」,中國一定要「緊緊抓住這個強軍的戰略機遇期,有所作為」。

2011年中國國防預算約人民幣6,011億元(約956億美元),比2010年增長12.7%。2012年國防預算為1060億美元比去年增加11.2%。

美國的專家認為,中國實際的軍費可能超過官方數字的2~3倍,因為中國對國防預算並不包含武器研發、對外軍購,和其他項目的「隱藏軍費」。我軍方評估大致相同,認為中國國防預算並未列入國防科工委、核工、神舟計畫、核武儲存、武警、二砲預算,國防工業補貼與軍事研發等經費。

溫和論調 屈居決策下風

相對於軍方強硬、激進、自大的觀點,另一派的看法則比較謹慎、溫和、低調;有代表性的是中國外交部政策規劃司司長樂玉成在2011年1月「外交評論」上的文章。他表示至少未來20年,美國仍將保持「無可置辯的全球主導地位」;他呼籲中國政府在自信和克制中尋找平衡點。他指出金融危機促使國際均勢發生歷史性轉變,但中國不能因此就認為美國將衰落或中美兩國很快就將實力相當。樂玉成表示,「由於其他新興大國增長快,美國享有的優勢有所縮水」,「但美國畢竟是美國,經濟總量占世界1/4強,軍事、科技和創新能力無與倫比,我們尤其不能低估美國自我調整和修復能力」。根據他的分析,美國的實力及影響力仍然遙遙領先,在未來20年至30年無法超越。

樂玉成文章出版前1個月,主管中國外交的國務委員戴秉國也於2010年12月6日在外交部官方網站刊登專文,闡述中國的外交政策。戴說中國不擬取代美國在世界的主控角色,國際社會不應害怕中國崛起。他也說「經濟上,我們要全心繼續發展,我們不要進行軍事競賽」。戴並用外交詞令呼應美國的期待,表示中國將以負責任國際成員身分積極介入有關北韓和伊朗核武、以色列-阿拉伯衝突和蘇丹等環球性議題。

美國重返亞太對台灣安全的影響

針對中國在亞洲的崛起,及擴大其「核心利益」的主張,美國從2010年以後即宣告「重返亞洲」。美一方面主導「泛太平洋夥伴貿易架構」(TPP)強化與亞太國家的貿易和投資關係。另一方面亟力經營和加強與日、韓、澳洲、印度、越南和其他東南亞國家的軍事合作。

今年元月初,歐巴馬政府宣布新防衛戰略報告,提出美國本世紀全球軍事戰略;美國在台協會官員隨即對我國安會、外交部和國防部官員簡報該報告內容,表示我國也是美國重返亞太合作的安全與經濟夥伴。代表美國政府參加馬英九總統520就職典禮的前白宮幕僚長戴利並聲明,希望美台雙方持續經濟、政治與安全議題的合作。

儘管一些華府亞洲專家擔心,中方與馬英九政府已形成特別關係,也就是台灣逐漸「芬蘭化」,美國對亞洲新策略不可包括台灣。但是華府決策者包括國會眾多議員,認為台灣是亞洲自由民主的燈塔,是制衡中國的重要籌碼,美國不能放棄或忽視。

問題是,馬政府是否有決心維護中華民國(台灣)的獨立與主權完整,抑甘願對北京低聲下氣,以「一國兩區」臣屬中國?在台美國商會指出,過去兩年,台灣40%以上貨物出口到中國,80%對外投資也以中國為標的,過份依賴中國市場而忽略美國這個世界最大的經濟體,非常不智。如果台灣的意願是留在世界民主陣營,則台灣亟須與民主國家,如美、日和印度加強經濟互動與合作。

中共政權並未改變併吞統一台灣的企圖;台灣如何厚植國防武力,嚇阻解放軍的威脅和動武?馬政府上台以來,國防預算逐年降低,論者認為馬是自廢武功,不重視台灣的安全與國防。

6月7日國軍在屏東恆春保力山舉行三軍「聯勇操演」,身為三軍統帥的馬英九總統也虛應故事,出席檢閱。多年來共軍已由強調「高科技條件下的局部戰爭」轉向「信息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國軍操演所反應的對共軍威脅評估和攻台模式是否「對症下藥」?研究解放軍的專家大都認為,如果共軍對台發動攻擊,他們採用的絕不是傳統的兩棲作戰,而是以飽和飛彈攻擊,摧毀台灣的C4ISR(指揮、控制、通訊、情報、監視、偵察)系統,空軍、海軍基地,重要的能源(油電)和交通設施。台灣對共軍這種攻台戰略,是否有因應,防衛和反擊的能力和準備?

2000年,兩位美國專家Chuck Devore與Steven W. Mosher(毛思迪)在China Attack一書中分析,中共的作法應該是超越傳統的作戰模式,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我們認為不可能或不敢做的,他們都會做。

首先,中共秘密對台進行生物戰,施放感冒病毒,不但引起眾多公教人員與人民生病,也癱瘓了半數以上的國軍兵力。然後解放軍對台灣南北高空發射二顆核子彈頭的飛彈──這兩顆電磁脈衝(EMP)彈頭在海峽一百英哩的高空引爆,下方直徑兩百英哩範圍內所有電力、電腦、電子儀器和雷達設備被強大的電磁震波所破壞,國軍最先進的C4ISR系統因而癱瘓,迅速瓦解台灣的海空軍的防衛力量。

接著解放軍施展欺敵戰術,一架滿載解放軍突擊隊的國泰班機從香港起飛,順利降落並控制桃園的中正機場,偽裝被劫持的中國客機也降落並進佔松山機場,滿載解放軍的貨輪也利用兩岸直航而開進高雄港、台中港和基隆港,並在關鍵時刻使用化學戰,施放毒氣,制服機場與港口安全人員,迅速控制機場與港口。

兩位專家以小說體方式來描述解放軍對台用兵模式,儘管是小說,其意涵發人省思。他們提醒美國和台灣決策者,不可被擴大交往、姑息北京的政策所蒙蔽,而對敵人掉以輕心。

我們期待與中國和平共存與共榮,但對中共領導人武力攻台與征服台灣的野心不可不防,如果解放軍攻台是依據該書的想定,台灣是否有足夠的反擊與反制能力?多年來國軍強調的「決戰灘頭」戰略管用嗎?國軍每年軍購所依據的「威脅評估」是否正確或過於一廂情願?我們現在的軍備是否有助於克敵致勝?這是關心台灣安全與國防的國人不能忽視的重大課題。

* 作者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美國賓州州立大學政治系榮譽教授,前國安會副秘書長。目前任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台灣政經戰略研究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