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斷送了中華民國?

鄭欽仁◎國立台灣大學名譽教授

8月23日晨在國賓大飯店舉行「511台灣正名運動聯盟」誓師大會,為9月6日台灣正名運動暖身,前總統李登輝以總召集人身分親自授旗,在演講時直指「中華民國其實根本不存在」,引起泛藍系統的人藉機「撻伐」,也有不明事理的人附會,TBVS的節目題作「中華民國存在否,登輝、阿扁誰說謊?」這樣的議題意在煽情,不在探究真相,平面媒體也有不少評論的文章,但未徹底探究誰使中華民國「根本不存在」。

郁慕明、許歷農等人批評李登輝是「中華民國的叛徒」、「露出台獨的真面目」,章孝嚴批判李登輝不但是「騙了經國先生、騙了我們、而且騙了上帝。」據記者黃國樑的報導,「章孝嚴說到難過處還聲音哽咽,認為經國先生一定會懊悔挑一個台獨人士當副總統。」。章孝嚴以蔣家後代自居,繼承蔣介石、蔣經國的「正統」,但章某何以不知要保住蔣家的後裔、以及保護因蔣介石逃亡時被帶來的大陸人(包括被強迫和自願者)需要「一個台獨人士當副總統」?許多泛藍黨人(包括梁肅戎、王作榮甚至章孝嚴)都受李登輝的照顧,卻都是恩將仇報而以維護「中華民國」為藉口,批判李登輝。

然而,真正想要維護「中華民國」的是李登輝,他在總統的十二年內拼命的維護,但仍無法使「中華民國」在世界各國所形成的社會──「國際社會」中生存。中華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社會矮化為「叛亂的一省」而喪失國家地位,因此1999年7月李登輝只好利用德國媒體專訪時提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次日台灣的中國系報紙將之簡化為「兩國論」,讓泛藍黨人大加攻訐,指李在搞台獨。其實明理人都知道,若說李登輝是台獨,就是在否定「中華民國」而為「中華人國共和國」掌紅色大旗;說穿了,也不過是「打著藍旗反藍旗」的翻版而已。但這時贊成「兩國論」的是「台獨人士」,因為中華民國在台灣因時間的演化而逐漸「內化」,台獨人士抵抗紅色的中國,雖然中華民國僅有一絲命脈,總算得以維繫。話說回來,李登輝的「中華民國其實根本不存在」只是在陳述事實,但到底誰斷送中華民國的前途?如果要追究責任,罪魁禍首應該是蔣介石。

蔣介石流亡到台灣已經二十多年,但仍堅持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權;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地位不保,仍「強自莊敬,處變不驚」、「以不變應萬變」,故在1971年10月被逐出聯合國。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文』明示「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代表」,當過外交部長的章孝嚴可以裝傻,嫁禍別人?蔣介石的「以不變應萬變」可以媲美清朝末年的葉名琛,葉對英法聯軍來犯既不抵抗,又不逃走;蔣與葉名琛同儔,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聯合國被逐的翌年,雷震上萬言書給蔣介石,謂「不可稍存幻想而重溫過去的神話」、「我們喪失大陸上的土地和人民已達二十多年,而猶自認為對大陸有主權,……我們的說法不合事實則是事實。故為今之計,不如面對現實,暫時另用國號……。」。

如今章孝嚴仍舊如雷震所說的「不合事實則是事實」;一個昧於事實的人竟對陳述事實的人撻伐。章某要以蔣家後代自居,卻真奔中共敵營!泛藍三黨及其外圍媒體也是助紂為虐,但也不只是這樣,將勾結敵人、打擊台灣,視為當然。我在1995年《民眾日報》寫了一篇〈將軍的迷惘〉,希望有人「知恥近乎勇」,但頹廢的集團仍不可救藥。

泛藍的領導人應該多讀一點書,知道什麼是「不食周粟」,竟然直奔中共敵營而不知恥。傅斯年有一句名言:「歸骨於田橫之島。」,其氣魄當今已不復見了!泛藍的領導人及其外圍媒體也應有查明真相的習慣與勇氣。在李登輝提到「中華民國其實根本不存在」之前,也提到中華民國的『憲法』統治三十五省,以及在國際上只有二十多個國家承認之事實;我們不難暸解前者是「神話」與「虛構」,後者是說明在國際上的國際社會,其大多數國家既不承認中華民國為主權國家,也不承認為中國的代表;故李的話應當作「中華民國在國際上根本不存在」解釋。其實國格與人格一樣,若其身份、地位不被認定,說是「中華民國其實根本不存在」並無不當!

國人有多少人認為應該維持外來政權的殖民地舊體制?國民黨的先烈雷震主張改國號為「中華台灣民主國」 (The Democratic State of China-Taiwan),當過外交官的楊西崑主張「中華台灣共和國」 (The Chinese Republic of Taiwan)。1981年西班牙希望中華民國改名「台灣共和國」而建交,並暗示已獲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同意;此見於國民黨經濟官僚汪彝定的回憶錄。今汪已死,但蕭萬長仍可以為証。其實斷送中華民國前途的不只是蔣介石、蔣經國而已,章孝嚴本身也是罪魁之一。1991年章孝嚴在外交部長任內在立法院証實,對外關係不用國號而竄改七種名稱,但立法委員竟未追究,監察院也不彈劾;這豈不是外交部長斷送中華民國,而行政、立法、監察與司法院是「共犯結構」?章孝嚴在1991年11月訪問拉脫維亞,該國擬使用Taiwan以代替R. O. C. ,章不同意,用Republic of China On Taiwan;這也是竄改國名,比今日在護照上加註台灣更進一步。章也訪問立陶宛,竟不發展兩國外交關係,對本國以「台北」代表台灣,豈不知台北僅是都市名?

由此看來,中華民國不僅被章孝嚴出賣,也被國民黨出賣,當時新黨、親民黨還沒有從國民黨分裂出來,故也是罪魁禍首。由以上的觀察,中華民國及其體制已名存實亡,卻亡在國民黨手裡,不可能死灰復燃。一家一姓的時代已經過去,章孝嚴不可能假蔣家的靈光使「家天下」死灰復燃,章某更不能以蔣家的代言人譴責李登輝,謂「騙了經國先生、騙了我們、而且騙了上帝」。其實李登輝為保護蔣家及維護蔣家的特權,已經過度隱瞞蔣經國的過失。章孝嚴若對蔣經國盡孝,應洗臉革新,彌補蔣經國在1981年未能以「台灣共和國」的名義與西班牙建交而突破外交的孤立與終結國共鬥爭的糾葛;轉而支持以台灣共和國的正名運動。唯有如此,可以多少償還對台灣人的虧欠,也彌補他的過錯。

最後我必須鄭重的說清楚:台灣的國家主權屬於台灣人,依『舊金山和約』的基礎不屬於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內化」而能「對內」維繫一線如絲的命脈,但「對外」則不然。目前任何以中國、或在台灣假借中國的主張都不可能被世界接受。致於中國方面,也需要有和平的環境從事其國內的建設,唯有彼此尊重,不干涉內政,不從事顛覆,才能和平,共存共榮。

*本文原載於《台灣日報》,2003年9月6日的「台灣正名特刊」版。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