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刻台灣人的集體記憶

許世楷◎台灣文化學院院長

若是有人問你什麼是「霧社事件」?你答得出來麼?更不可能期待你曉得該事件發生於七十年前的十月二十七日,主角之一的名字叫做Mona Ludao。

幾十年來中華民國體制教育,在台灣推動和國民的日常生活沒有直接關係的虛幻教育,致使學生說不出來從上面不曉得經過多少次的台灣三大河流,卻能答得出來從未看過的中國三大河流。也舉不出來出生在附近庄頭的台灣史上英雄的名字,卻能說得出來好多中國史上的人物姓名。

為了補救這一種教育的缺陷,一群有心人士開始籌備一場「霧社事件七十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十月二十一日整天在台灣大學法學院國際演講廳舉辦。霧社事件,是台灣中部分布於南投縣霧社與廬山間濁水溪兩岸的Sediq族原住民抵抗日本殖民地統治的抗暴起義,是日本統治台灣期間最後一次激烈的台灣人直接行動。原因於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地差別統治,近因是日本警察對原住民的壓制=強迫原住民搬運木材興建當局設備,又苛扣工錢;侮辱原住民婦女,甚至騙婚以利其警察統治;羞辱如Mahebo社頭目Mona Ludao父子等原住民精英等。

一九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早晨,約三百名Sediq族原住民,攻入日本當局正在霧社公學校舉辦的聯合運動會會場,以及各地日本人設備,殺死一百三十二名日本人,誤殺兩名穿著和服的漢人。日本當局動員警察、軍隊,歷時兩個多用,甚至使用飛機施放毒瓦斯等,才得鎮壓。

在該事件中,起義的原住民充分表現出,雖然在強大的日本帝國主義勢力壓制之下,為了要保持做為一個人的尊嚴,可以不惜一切起而反抗,「無自由,毋寧死」的偉大精神。日本當局在該事件中也表現出,鴨霸慘酷的人類黑暗罪惡的一面。

事過境遷,七十年後的現在,原住民、漢人、日本人都有學者要來這裡對該事件提出學術報告,根據史實,讚賞及貶估該事件的偉大、黑暗兩面,以增加人類共有的知識資產。

新政府一開始就強調民主的普世價值,以及提倡人權的尊重。霧社事件的抵抗正是台灣人追求民主、自由、平等,維護人權的偉大精神表現。鑑於此事件在台灣史上的重要性,鑑於整年將近二十個的節日、紀念日中直接與台灣有關係者,只有紀念二、二八事件的和平紀念日、和所謂的光復節;更為了要將這一個事件銘刻在台灣人的集體記億中,確實儲藏在人類反鴨霸的共同無形資產中,上述研討會籌備關係者要一致向政府提案將十月二十七日制定為「霧社事件」國定紀念日,請大家關心。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