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謝蓮治女士生平

 

黃謝蓮治女士於主後一九三四年五月十五日出生於台南市。令尊謝雍先生,令堂謝蔡葉女士育有二男三女,蓮治是次女,排行第二。

蓮治是在日本統治時代出生,由於就讀台南市花園小學校,又由於雙親均受高等教育,所以,年幼時期,就會說滿口流利的日本話。

初中和高中均就讀台南女中,一九五三年考進台灣大學文學院英文學系。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和一群同學登上雪中的七星山,在山頂遇到就讀台灣大學經濟系三年級的昭堂。雪中的山路非常滑溜,女生都有男生做扶手,昭堂看到最後的一位女生無人扶持,遂伸出援手,一路扶下山,兩人便自然的開始交往。原來昭堂在台南一中的高中時代,寄宿在前輩們為台南縣北門郡出身的中學生籌設的學生宿舍「北門寮」。北門寮位在民族路,隔一條小河溝正對面竟然是蓮治的住宅。透過窗戶應該窺見過她的身影,但是始終未曾相識。

昭堂台大畢業後服役第五期預備軍官訓練班,經過車隴埔、高雄仁武營的訓練期間,這位毫無反攻大陸思想的女生,竟然常常參加台大勞軍團,去慰勞昭堂,她倆早已相約將來赴日留學。

一九五八年三月,昭堂退伍後,她倆立刻訂婚,同年六月十四日在台南縣七股鄉下山仔寮的昭堂祖厝舉行結婚典禮,證婚人是昭堂大學生時代曾助選,當選省議員的「無黨無派」政治家、合作金庫的經理郭秋煌先生伉儷。 在國民黨白色恐怖的時代,不論何種理由都不允酗狻d同時出國,必須其中一位留在台灣,因此她沒有入籍黃家,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兩位均以單身的身分留學日本。

一九五九年二月,昭堂考進東京大學國際關係碩士課程,四月四日長男正澄出生,蓮治才入籍黃家,忙碌於育兒階段之後,蓮治有心進修,申請進入東京大學文學部英文學系當研究生。但是一九六一年四月次男正憲誕生後,便辦理退學。到一九六五年八月三男正嘉誕生後,變成了一位道地的「職業主婦」。

蓮治性情溫順靜淑,做事一絲不茍,都是慢慢來,畢生未曾和人吵架。她具有台灣人意識,卻沒有政治細胞,雖然會偶而帶孩子到《台灣青年》雜誌社幫忙雜誌的發送工作,且會帶兒子參加反對國民黨政權的街頭示威遊行,但這是源自於「嫁狗隨狗,嫁猴隨猴」的昔日美德,不算具有滿腔獨立建國的熱情。

一九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台灣青年》社成立,昭堂是原始發起人之一,兩年後被國民黨駐日大使館吊銷護照,蓮治與兩個男孩也同時被吊銷,全家成為長達三十四年的「暴力份子、恐怖份子叛亂黑名單」人士。甚至三男正嘉連台灣的戶籍也沒有。

在台灣生長的時代,家裡都擁有幫忙家事的人,到日本後一切都要靠自己,為小孩洗尿布對她而言是不可思議的事,昭堂提案賣掉結婚戒指,買洗衣機,並約束以後有一天會買一個更大的給她。昭堂因故終於違約,實為終生的遺憾。蓮治gomennasai(對不起)!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昭堂一家接到解除「暴力份子、恐怖份子的叛亂罪」的正式通知書,蓮治和昭堂離鄉背井三十四年,首次重踏台灣故土。桃園機場有上千的鄉親迎接,非常感動。次日回到下山仔寮祖厝,夫妻倆人泣不成聲。昭堂父親黃賜川先生早逝,但是至愛的祖母黃釭吨k士與母親黃林怨女士,以及蓮治的雙親都在「暴力份子、恐怖份子的叛亂罪名」時代逝世,無法奔喪,倍加傷心。 昭堂一九九二年得以返台,但日本.昭和大學政治學教授任期到一九九八年才告終,為避免生活費落空,授課期間幾乎倆人兩週一飛,來往於台灣、日本之間的生活繼續了六年之久,一九九八年就任名譽教授後立即定居台灣。該年蓮治被診斷患有「氣管擴張症」,醫生說這是終生的宿疾。咳嗽是非常用力的症狀,肺部、心臟隨而衰弱,二○○三年十二月住院一個月,以後再自宅療養半年。 昭堂乍看起來蠻顧家、蠻疼某的,卻有獨裁獨斷的一面,所以做他的妻子是相當痛苦的。蓮治有時會輕聲說起怨言,但是立刻會用溫柔的聲音打消昭堂可能發生的怒氣。蓮治真可愛,kawaii!

由於昭堂在外面活動的時間長,獨自一個人三壎F味,身體愈來愈消瘦,終於變成瘦如柴木的虛弱身軀。

因此,昭堂硬著頭皮,遇到大小宴會和聚應ㄓㄧg過作東的人的同意,帶她參加,用以刺激她的食慾。今年八月十五日至十九日長男正澄帶全家回台,十八日晚上,竟然吃完了一大碗的魚翅,這是她最後的大嚏C以後患感冒,幾乎食慾頓失。二十八日宴請日本人朋友,回到住家時,在大樓前摔倒,幸虧沒有骨折,但是更失去食慾。九月二日下午,昭堂親手餵她一碗杏仁茶,她竟然有力地數口就喝完,使昭堂不覺有異。九月三日上午七點半在床上說一聲「想喝水」,昭堂在客廳不理她,說一聲「不起來吃飯,會死的」。八點二十分昭堂作一碗杏仁茶,走入她的臥房,發現她的口唇變黑,心臟、呼吸都停止,救護車三分鐘內到達,急速送往石牌榮民總醫院急救。已停止一個鐘頭的心跳和呼吸都回復了,但是意識始終沒有回復,三個孩子於九月三日深夜自日本回台看護這位親愛的母親。之前,下午六點二十五分林宗正牧師為她洗禮。釧蚢D牧師,義光教會的多位教友來為她祈禱。九月六日,陳宇全牧師祈禱後,在親人隨侍下,六時十一分蒙主恩召。蓮治arigatou!gokurousama!(多謝!辛苦了!)

作者為台獨聯盟主席

Share.